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致命的温柔全文在线阅读_言情小说排行榜

第12章 她是一味药

她穿着他的白衬衫,散落在胸前脑后的黑发还在往下渗着水珠,即便系好了纽扣,但过宽的衣领还是展露了她胸前一小片白皙的皮肤,大概她自己也注意到了,于是一直坚持单手拎着领口。

视线悄无声息的往下游移,然后,霍乔南的黑眸微微眯起,一抹晦暗的精光温晚还来不及捕捉就一闪而逝了,“把裤子脱了。”

“你!”温晚吓了一跳,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我不!”

霍乔南立刻从电脑桌旁站起来,眉宇酝酿出一股山雨欲来,“脏死了,你脱不脱?”

温晚的眼睫颤了颤,“你有洁癖?”

霍乔南扯了扯领带,似乎有些许烦躁,“不然呢?”

听到这个理由的温晚紧提的心慢慢回落,可怜兮兮的恳求他,“霍先生,你能好人做到底,借我一条裤子换吗?哦对了,最好是有弹性的那种。”

不然,依她的腰身,穿了肯定是要滑下来的。

为了让霍乔南尽可能的提供一条适合她的裤子,温晚忘情的用手指比划着尺寸,一时没有注意到衬衫领口已然散开……

区别于温晚有些单薄的身材,她有着一对颇为傲人的胸器,所以她一般很注重上衣的搭配,过分清凉的布料她是不穿的。

还记得一年暑假和乐悠然去渡假,当晚无意间窥见她乳量的好友轻佻地吹了记口哨,还强烈建议温晚没事多穿开领衫,学校追求她的饿狼一定会从首栋排到末栋。

但温晚心里的坎只有她自己清楚,要是走哪儿都被人关注那一对大白胸脯,她背上必须栓一个座便器!

另一边,看着温晚身上那两团形状姣好,呼之欲出的白嫩,霍乔南眉心一颦,眼中的黑色风暴越聚越浓郁。

片刻,他收回视线,不再多看温晚一眼,经过她时,冷淡的抛下一句“自己看着办”便关上了浴室门。

摸摸头,温晚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虽然霍乔南没说,可是刚刚他的眼神变得非常怪异……好像还带点愤怒。

打了个激灵,温晚想到长夜漫漫,他要是一晚上给她冷脸的话,她勉强还受得了,那要是一辈子都给她冷脸呢?

被隔绝在折叠门外的温晚没有看到,进了浴室后的霍乔南瞬间冷凝下来的面部表情。

如果面对温晚仅仅是淡漠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周身都充斥着暴动因子,像匹弓着腰,绷着脚尖,随时准备伺机而动跃向猎物的头狼!

他居然一点都不排斥那个女人?甚至还对她的肉体,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霍乔南狠狠洗了把脸,却浇不息体内缭绕的欲火。

曾几何时,他都要忘记这股原始人类的冲动了。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像温晚这样,仅仅是在他面前穿着的稍微暴露点,就能把他撩得快要脑溢血!

如果温晚刚才稍加留神,就会发现他走路的姿势非常拘谨。

可惜,那小鬼的神经不是一般的迟钝,应该没看见。

把热水器调成“冷”的功能,霍乔南冲了近半个小时的凉水澡,身体却依旧热的不行!

刚才温晚胸口那道荡漾的风景成了稍纵即逝一般的短暂存在,非但解不了渴,反倒添了一层欲语还休的神秘面纱。

连那件属于他的白色衬衫,在这一刻的霍乔南想来,都显得异常碍眼。

骤紧眉头,霍乔南有点失去耐性地胡乱瞥向了角落边收纳换洗衣物的篮子。

他精裸着全身,浑身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迈步走上前去,长指一挑,精准的从里头勾出了一件草莓图案的内裤。

性感的喉结一滚,攥住掌心里那团粉红色的薄布料,霍乔南危险之极的呼出一口热气,“女人,你惹的火,你负责灭!”

房间里,温晚有些百无聊赖,她的平板电脑和专业课本都放在行李箱内,行李箱又不在手边,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个手机,想联系家人,还正好没电了。

无奈,温晚只能把主意打到房间的座机上,可座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有通电!

房间里没有安装电视,只有一台屏幕还亮着的台式电脑,可那明显是霍乔南的私人电脑,很大几率是用在工作上的,温晚不敢碰也碰不得。

太过无聊,因此时间过得异常缓慢,缓慢到温晚不知何时瞄上了那两扇阖紧的折叠门。

奇怪的是,那里面已经很久没传出淋浴声了,静悄悄的不带一点动静。

温晚心口一紧,该不会是霍乔南洗太久缺氧了吧?

他们共处一室,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她铁定逃脱不了干系。

温晚赶紧跳下椅子跑过去,敲了敲门,试探着问,“霍先生,你还好吧?”

“……”没回应。

不是吧?

温晚的大眼里闪过慌乱,声线不再像之前那般平稳了,“霍……霍先生!你还清醒着吗?”

不知是不是温晚的错觉,她似乎听到了一声低喘?

很轻,像是从喉咙眼硬挤出来的。

难道他真的……

温晚头脑风暴了一下,不管不顾的叫,“霍先生!你再不出声我进去了啊!”紧跟着,就要喊开门。

霍乔南,“……滚。”

男人沙哑的腔调响起的霎那,简直性感到一塌糊涂,但其中夹杂的冷意,却和淬了冰的利刃般刮得温晚打了一个寒噤。

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温晚又是放心又是解释,“霍先生,我看你洗了那么久,以为你在里面缺氧了。”

霍乔南没再回话,仿佛刚才那个字就是他所能言语的极限。

温晚耸了耸肩,并不在意霍乔南的态度,坐回沙发接着无聊。

……

“滚”字刚落,霍乔南脑子里跟着闪过一道白光!

霍乔南低头一瞅,见映着草莓图案的内裤已经被自己弄脏了。

但很快的,一股突如其来的罪恶感涌上了霍乔南的心头。

他的口味什么时候退化成幼女了?

起身,霍乔南浑身好像经历过一场马拉松一样,但不是累,而是精神抖擞。

毫不留恋地把用过的草莓内裤甩回篮子里,想了想,霍乔南最终谨慎的把温晚换下来的那件米白色薄衫盖在篮子最上头。

心情愉悦的在俊脸上打了个洗面奶,刮了圈新冒出来的胡茬儿,冲洗干净后,霍乔南把手伸向漱口杯,却从里面倒出了一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瓶。

在看清玻璃瓶上贴着的使用说明后,霍乔南的眼神再次变得晦暗难明。

壮阳药。

老三故意的!

从情趣椅到壮阳药一应俱全,但老三分明知道,他之前对任何女人都没有性趣。

那么,老三之所以送这两样礼物,无疑是在嘲讽他的有心无力。

眸光微动,以前,就算吃再多的补药,看再多的AV都拯救不了的男性雄风,被外头的那个小鬼一眸一瞥就给轻易激发了,如今的他,还需要喝什么壮阳药。

……

霍乔南穿着浅白色的浴袍出现在温晚眼前时,她不禁又感慨了一次造物主的不公平。

浴袍的结打得不够结实,霍乔南的衣襟开得很大,但他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温晚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直接瞧清他若隐若现的六块腹肌。

这太刺激了吧?

温晚悄悄背过身,伸出小手使劲的锤了捶自己的脑袋,提醒自己别犯花痴。

“还不睡?”霍乔南盯着温晚颈间那一片白如凝脂的细腻肌肤,之前发泄过一次的欲望又他妈的起了反应。

被霍乔南区别于之前的热辣眼神,盯得心头拨浪鼓摇得厉害,回过头的温晚呵呵傻笑,“我……我头发还没干。”

仿佛怕他不信,温晚还特意揪起一束晃了晃。

霍乔南抿抿唇,语出惊人,“我帮你吹干吧。”

温晚以为自己耳背听错了,直到霍乔南真的返身从浴室间拿出吹风筒,她才意识到他是来真的。

“霍先生……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突如其来的殷勤,让温晚更加战战兢兢,探出指尖准备接过,却被霍乔南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指尖,间接搭上了他坚硬如石的小臂。

好、好烫。

对上霍乔南一本正经的脸,温晚慌张的抽回手,桃花面上溢出两分掩饰不住的无措。

霍乔南将她青涩的反应尽收眼底,他的喉咙一紧,脑海里又勾勒出温晚走出浴室的旖旎画面。

“你知道湿头发要怎么吹才能干得快吗?要从发根开始吹起,最后再到发梢,你的头发这么长又这么密,手举得太久,会很累的,让我来帮你,就当是报酬。”

这还是霍乔南对温晚第一次开口讲这么多话,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未免不太给面子。

“好吧。”温晚点点头,随后不解的问,“霍先生,你说的报酬是什么意思啊?”

霍乔南顿了顿,冠冕堂皇的应,“刚才要不是你喊我,我险些在浴室里晕倒。”

温晚简短的“哦”了声,不疑有它。

温晚不知道的是,她刚才成了京都大人物霍二爷的意淫对象,让他痛痛快快的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