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重生之明珠暗投最新章节_古代言情排行榜

012 入宫面圣

012 入宫面圣

明珠盯着明瑛,心中翻了个白眼,真不要脸,你是为了自己攀龙附凤吧?在家中还舍不得脱下那从七品的官服,我若是你,都巴不得挖个地洞把自个埋了。

明瑛见她面无表情,似乎不为所动,有些下不来台,不由得提高声音。

“你知道大哥给你在盛京定的是什么样的人家吗?”

明珠嫣然讽刺道。

“怎么?难道还是皇亲国戚不成?”

明瑛脸色紫涨,他总算明白庞氏在信中说明珠疯魔了是什么意思,他这妹妹从前和个小兔子似的,受再大的委屈,也只会红着眼垂泪,哪像现在,牙尖嘴利得他都快压不住了。

“虽不至于,但也差不离了。”

明瑛哼了声,神色中透出十二分得意。

“一个是大理寺卿苏唐大人的公子苏荡,不仅其父是朝中重臣,母族也十分显赫,另一个更了不得,乃是镇西侯夫人之兄,刑部尚书蒋忠的嫡次子蒋玉衡!镇西侯府你该知道吧?若说从前,还有季国公府和他们平分秋色,可季国公府倒台之后,镇西侯府可是一手遮天,和皇亲国戚又能差到哪里去?你还不识抬举!”

听到镇西侯府四个字,明珠浑身的血液似乎都结了冰,她感觉自己有一瞬又回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牢房,凌迟之痛从脚心一直爬到大脑,让她通体僵硬。

见她面色发白,明瑛以为她是被这两门好亲事震住了,一时终于有了报复的快感,他迫不及待地打脸道。

“可是因为你的胡闹,或许这两桩婚事现在都没有指望了,不仅如此,咱们明家还可能因此遭殃,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明珠终于缓缓笑了。

“大哥口口声声说是好姻缘,莫非真以为这等门第是明家可以高攀的吗?所谓婚事,其实就是把珠儿许给那两位做妾吧?你以为他们两家真能把明家当回事?未免太抬举自己了吧!”

同为簪缨世家出生,难免会有交集,这两个人,明珠都不算熟,却也不太陌生。

苏荡比她小两岁,是苏唐大人的独子,因为是老来子,苏大人宠得厉害,养成了无法无天的小霸王脾性,走鸡斗狗,无所不作,明珠和他唯一的接触,就是幼年时他试图去扯叶棠华衣裳,被明珠放狗追了一路,屁股上还给咬了几个血印,苏荡于是哭着跑回去告状,苏唐虽怒,却也不敢得罪国公府,反而训斥了苏荡几句,苏荡得了这个教训,从此看见她都主动绕着走。

而蒋玉衡比她大一岁,虽并不能算镇西侯府的人,但到底沾亲带故,国公府和镇西侯府一向势不两立,对蒋家自然也敬而远之,明珠只依稀听说这位公子风流成性,少年时便有集美之好,若遇上可心的女子,都会想尽办法弄到府中。

如果明瑛攀上的高枝是他们,那可真是棘手了。

明瑛被她揭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原本以为,能嫁到这种高门绣户之中,即便是做妾,妹妹也会感恩戴德,但听她的语气,似乎还十分不屑。

一家人正在拉扯不清,家中门房一个踉跄跌入门中,抖如筛糠。

“老爷、少爷,宫、宫、宫里来人,说是皇上听说咱们家小姐到了盛京,要宣小姐进、进、进宫问话。”

这话如同平地惊雷,不仅女眷个个吓得六神无主,明堂父子也是不知所措,明堂是九流之末的商贾,自然没有此类经验,而明瑛虽算个官,不过也只是个的小角色,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瞻仰圣颜了。

一行人火急火燎地迎出去,但见个穿青绸锦衣的人走过来,便以为是皇帝派来的传旨官,个个弓腰俯身。

“参、参见大人。”

然而那不过是宫中一名微末的小太监,见状他倒是吓了一跳,那起草民也就罢了,但其中竟还有个穿从七品官服的,小太监暗中嗤笑这一家子没有见识,也不阻止他们行礼,只是扯着嗓子道。

“谁是明珠?”

“是我。”

小太监循声望去,居然发现这群人中还有个笔直站立的,看那女子形容,犹如一枝凝露的白芍药,让人为之失神,不由在心中感叹,原来除了端阳县主,天下还有这般美人。

“陛下有旨,请姑娘随咱家走一趟吧!”

明家一众惶恐不安,明瑛始终是入了仕途的人,这下终于回过神来,看清小太监身上穿得服色,羞窘之下,立马意识到什么,从袖袋中掏出枚金锭子塞在小太监手中。

“公公,圣上召见,莫非是我明家之事上达了天听……”

四天前,赵德义祭祖完毕,折返盛京,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他还记着当初在奉县对明珠许诺的事,竟然真就上了一道折子,一女五嫁着实是桩奇葩事,何况这五嫁当中,还有苏荡和蒋玉衡掺和其中,献帝不由来了兴致,好奇究竟是什么样姿色的女子,竟能惹得这么多男人争抢,当下答应赵德义亲自断一断这桩公案,实则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太监虽不算个角色,却也是在御前伺候,还能猜出几分龙意,他掂了掂金子的分量,还算满意,于是和颜悦色地道。

“没错,不过大人大可放心,陛下今日心情不错,何况以明姑娘的姿色,只怕此番是福不是祸……”

明瑛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提示,一时欣喜若狂,连忙让庞氏给明珠沐浴更衣,修整仪容,小太监收了钱,倒也十分耐心地坐在厅上吃茶等待。

“这真是时来运转,鸿运当头啊!”

明堂父子喜滋滋地忙来忙去,却没发现明珠双眉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她趁众人给她准备面圣行头的空档,悄悄招手把冬莺叫到面前,低声交待。

“去找一些干虾皮来,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

冬莺大惊失色。

“干虾皮?可是小姐你不是……”

明珠食指竖于唇边,微微摇头。

“不要多问,我自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