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三国争锋大结局_穿越小说排行榜

第十八章 锦帆八百骑

襄阳城的人们第二天起来,赫然发现自家门前的街道上到处是残破的马车,地上还残留着的斑斑血迹,散发着血腥之气。很久没见的军队也再次出现在襄阳城内,人们发现战争仿佛就在眼前,襄阳城已经很久没经历过战争了。

昨天夜里的刺杀直接导致襄阳城内近二十位官员遇害,范围涉及襄阳城内的各大家族和势力。人们纷纷猜测是不是江东孙策又要打过来了,不然是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刺杀参加刘表寿宴的官员。

但在襄阳城内有些实力的家族,都知道八成是不可能的,他们都接到消息襄阳大牢被劫,看守人员除一人幸免外其他人全部身死。张悦被劫走,无疑是将矛头指向了长沙太守张羡。

当刘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刘琦身上,暖暖的。刘琦摇了摇还有些痛的头,不禁有些苦笑,看来自己的酒量还是不行。

当他到大厅时刘修几人已经在那里等他了。刘修和他一样也是刚起来,其他几人武艺都不错,自然经常沾酒,是以早就醒来了。

“大哥”

“主公”

“大公子”

几人见刘琦起来纷纷上前打招呼,只是面色都有些担忧。

刘琦见这么多人等自己,有些尴尬道:“大家早啊。”

刚说完刘磐就急切的道:“大哥出事了。”

刘琦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自己怎么诸事不顺,这才醒来几天麻烦事就没断过,面上却不显,问道:“哦,出了什么事?我看你们几个都一脸忧色,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刘磐说道:“大哥,现在襄阳城内已经了乱套了。那张悦也被劫走了。”

刘琦听得满头雾水,不过也听出事情绝对不小,转头看向刘修道:“三弟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修叹了一声道:“大哥可知昨天夜里的刺杀?”

刘琦疑惑的道:“我在自然知道,难道是幕后之人已经查出来了?亦或是幕后之人背景深厚,我们对付不了?”

刘修摇摇头道:“大哥可知昨夜遇刺的不仅仅是大哥,参加宴会的很多人都遇刺了。今天统计共有二十余位官员昨夜遇刺,遇刺的官员中仅大哥一人幸免,其他全部被害。”

“什么。”刘琦不可置信的道。在刘表寿辰当天,刺杀参加刘表寿宴的官员,那是丝毫没将刘表放在眼中,是赤裸裸的蔑视。可以想象刘表得知此事后,是何等的暴怒。

刘琦平息了一下气息道:“那张悦又是怎么回事?”

刘修迟疑了一下道:“在昨天夜里,襄阳大牢被劫,看守的人除一人外全部遇难,张悦被劫走了。”

刚平静下来的刘琦再次被震惊到了,如果说刺杀官员是对刘表的挑衅,那么再加上劫狱那就是对刘表的宣战,也是对荆襄的宣战。

刘琦好长时间才从震惊中醒过来,细细一想,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刘琦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想挑拨之诸侯间的动荡。可是又觉得不可能,现在各诸侯势力好不容易达成了默契,谁也不想在这时对襄阳有所动作,因为稍有动作就会引发诸侯混战。

“仅张悦被劫走了吗?还有其他人吗?”刘琦问道。

“嗯,襄阳大牢内全部用的是铁牢,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仅张悦一人被劫走。”刘修想了想道。

刘琦叹了一口气,已经知道这八成是张羡做的,张羡劫走儿子,刺杀他这些说得过去,可是刺杀襄阳官员就不简单了,除非他想谋反。刺杀襄阳城的大小官员,不仅将刘表激怒,怕是也将襄阳大大小小的家族得罪一个遍,不谋反都不行,现在看来这张羡是早就准备谋反了。

“大哥……”刘磐见刘琦沉默在一旁喊道。

“没事,这八成是张羡做的。”刘琦也不隐瞒,在座的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大哥,这张羡难道还想造反不成?”刘磐不可置信的道。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人。”刘琦冷笑道。

“大哥,那他为何要刺杀襄阳的官员,要知道这样他连就没退路都没有了?”刘修皱眉道。

“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羡早就想谋反了,只是张悦只是将他的计划打乱,他才不得不提前起事,刺杀官员只是为造成混乱,为他赢得更加充分的时间罢了。”刘琦本来不必解释这么清楚,但是吕介等人刚投奔来,若是不展示一些东西,他们是不会服气的,虽然不至于背叛,但也同样不会尽心尽力。更何况还有甘宁还没正式表示归顺。

“甘兄,住的还习惯吧?”刘琦转头看向甘宁。

“还好,多谢大公子。”甘宁自然知道刘琦想招揽他,他也想找一个英明的主公,刘琦现在看起来像是,但毕竟接触时间太短,不好妄下决断。

“甘兄客气了,你那八百骑何时能到?到时我与你一起前去迎接。”锦帆八百骑陪甘宁四处奔战,自是精锐中的精锐。刘琦现在没有兵权,这八百骑说不定会成为他手下的第一支部队。

“谢大公子。”甘宁对刘琦颇为感激,不说昨天为自己解围。这八百骑若没有人带领,进城都是难题,现在有刘琦这句话自然不成问题。虽然有他这么做有想他示好的嫌疑,但帮了就是帮了,这点没法否定。他甘宁向来有恩必报,不会推脱。

“甘兄不必客气,将来说不定还要麻烦你呢。”刘琦笑道。

“大公子说的是,将来若有事尽管吩咐。”甘宁毫不犹豫地说道。

在这时,一名下人快步跑了进来行礼道:“启禀少爷,州牧大人派人传话,让少爷前去议事。”

“我知道了,你就说我马上去。”刘琦吩咐道,心中也有些小激动,根据记忆,这刘表很久没着急他去议事了。这次召集他去,怕是他在宴会上的表现入了刘表的眼,这是认可。他若想继承刘表的位子,刘表的态度至关重要。刘琦虽然不在乎这些,但这父子关系也不好闹的太僵。不然会被人说成不孝,在这个时期不孝是大罪,若真落实了,还有谁敢效忠他。

………………….

离襄阳城三十里的官道上,一群人正骑着马向襄阳而去。领头的正是昨天跟在甘宁身边的青年。

这八百人正是荆襄闻名的锦帆贼,他们此刻看上去个个脸色疲惫,但一身锦衣不曾有丝毫混乱,马头上系着的铃铛随着马蹄铃铃铃的响着,不是看向路人的目光冷冽异常,使得行人纷纷避开。

锦帆贼以甘宁为首,另有两个头目。分别是老二苏飞,一手暗器使得出神入化,老三吴雄武艺虽不高,但生性谨慎,计谋也不错,善于鼓舞士气。三人以兄弟相称。此次甘宁与苏飞前往荆州,怕手下人出乱子,就留下吴雄照看。

“苏二哥,你给我们说说大哥在襄阳的情况。是不是那刘表一见大哥来投,就那什么扫榻相迎啊。”人说道。

“就是,就是。我们大哥去投奔他,是看得起他。他若不表示表示,岂不是对不起我们大哥的一番热情。”另一个人也跟着说道。

苏飞身边的吴雄见苏飞一脸阴沉,前行与苏飞并排问道:“二哥,是不是大哥在襄阳不顺?”

苏飞他了一口气道:“不错,我与大哥前去祝寿,献上礼品后,表明来意。刘表并没有接纳,他手下群臣更是反对刘表接纳大哥,其中以刘表的儿子刘琮反对最为激烈,大哥处境相当尴尬。”说到这苏飞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

吴雄见苏飞沉默问道:“是不是有人相助?”

苏飞看了一眼吴雄道:“不错关键时刻,刘表长子刘琦出面说服刘表接纳我们。”

吴雄沉吟道:“看来这襄阳也不平静啊。”

苏飞惊讶的看着吴雄,没想到进品只言片语就能预见襄阳的情况,道:“三弟也看出来了,这襄阳城的确平静,大公子和那刘琮明争暗斗,颇为不平静。”

吴雄心中有些惊讶,这二哥对刘表都直呼其名,反而称呼刘琦大公子是恭敬异常。不由问道:“二哥觉得大公子为人如何?”

苏飞眼中闪过一丝敬佩道:“大公子,不仅礼贤下士,丝毫没有因为我们盗贼的身份有所轻视,反而对大哥礼敬有加,言语间颇为器重。而且文采斐然一曲《水调歌头》震惊四座,可惜我们去晚了,没有亲耳听到大公子朗诵。”说完一脸可惜。

吴雄心中惊讶更甚,听二哥的话,对刘琦更加好奇。仅一晚上就将二哥给收服了。他们随时盗贼但心中傲气异常,轻易没有服过谁。忙问道:“二哥可记得,那大公子所做的曲。”

“事急仓促,我也仅记住一句。叫‘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飞道。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吴雄喃喃道。过了一会才醒过来。心中感叹,“怪不得,二哥对刘琦这么敬佩,光凭着一首曲就能名闻天下。”

随后苏飞有将襄阳发生的事一一对吴雄讲了。吴雄想不通进一晚上就发生这么多事,听听就让人兴奋,不禁想早些见到这位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