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大结局_古代言情排行榜

第一卷 血凤归来第16章 妾本蛇蝎

余辛夷捂着受伤的手臂,恭敬的弯下膝盖:“谢娘娘。”

不消一炷香后,几名女医官前来汇报:“回禀娘娘,公主凤体安康,并无半分不适,唯颈后有一红痕,乃御花园内小虫叮咬所致,此种小虫带有微弱毒素,公主晕倒该是此虫作祟,已擦了祛毒的药膏,应无大碍。”

淑贵妃面色一变,随即隐去。

“母妃,她真的打了我!”十二公主亦是惊讶的分辩道:她明明记得,余辛夷打了她,她才会晕倒,可医官竟查不出半分异样,连太医把脉之后,都察觉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二,退下。”淑贵妃抬手示意十二公主暂且退下。

余辛夷身份再低微,也是余尚书嫡长女,在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算她是贵妃,也无法无缘由的赐死余辛夷。可惜,又让她侥幸脱身了一回!

而跟女医官一同出来的余辛夷,手臂上仍有血珠滴落,然而她的眼底,却充满讽刺的笑意。她余辛夷敢做,便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她所刺那一针原就涂了虫毒,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然而十二公主一月之内,将夜夜被梦魇所缠,不得安枕,到之后甚至连成眠都恐惧。对十二公主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惩罚。她的唇因失血,而泛着白。而她的面容却比之前更加妍丽,恍若一夕怒放的海棠,任万千芳菲,也无法遮挡她的绝美!

余惜月的贴身婢女却突然抽泣着趴跪倒淑贵妃面前:“就算十二公主非大小姐所伤,那二小姐晕倒,大小姐该无从抵赖了吧,请娘娘千万给我家小姐做主啊……”

淑贵妃锐利的目光扫过来。

余辛夷不急不缓的弯膝道:“启禀娘娘,臣女的确打了二妹。”

“你认罪就好!母妃,请您下令立刻把她绑起来!”十二公主眼里闪着激动、兴奋的光芒,一刻也不愿等,立刻跳出来尖叫道。

余辛夷却道:“公主,你听错了,臣女并未认罪。”

“你刚才明明承认打了惜月!你又想如何狡辩?”十二公主皱眉反问,这余辛夷莫非又想打什么主意?

余辛夷徐徐道:“并非臣女先打的惜月,而是惜月先与臣女起的争执。”

十二公主柳眉倒竖,提升道:“你胡说!我跟惜月一直在一起,她何曾与你起争执?余辛夷,你竟敢在母妃面前信口雌黄,栽赃惜月!”

“是不是栽赃,臣女之言恐无法服众”,余辛夷缓缓走到重伤的白芷身边,道,“这是臣女的贴身丫鬟白芷,请娘娘看白芷身上的伤便知,臣女管教二妹,实属不得已。臣女携白芷参加娘娘的花会,白芷虽人卑言轻,然今日乃娘娘寿辰吉日,二妹却因一时与臣女不合,责打婢女。按理说,此乃小事,然以血腥之灾冲了娘娘的寿辰之喜,此乃大不敬之罪,臣女身为嫡姐,只得替父管教二妹。”

十二公主冷哼道:“一个丫鬟而已,就算受伤,也没证据说是惜月做的!”

“臣女有。”余辛夷抬起眸,冷冷的望向十二公主,屈膝托起白芷那双被踩得血淋淋的手道,“端看一件:白芷手上的伤,是被人用脚踩出,而此人脚底此时定还沾着白芷手指上的血迹,只要娘娘现下派人查验所有御花园在场之人,便可当即查出到底是谁,在贵妃娘娘寿辰吉日做下此等恶行!十二公主,您说是也不是!”

十二公主脚下忽然一晃,要不是淑贵妃身旁的嬷嬷扶住,差点失态跌倒。她脸色发白,皓齿紧咬,指甲几乎把掌心刺破。

她懂了,懂余辛夷这是在逼她,逼她自己认罪,还是舍弃与余惜月的“姐妹情谊”!白芷的手的确是她踩的,若是平时,莫说踩伤,便是弄死个把宫女在这后宫之中也是稀疏平常的。这虽是人人心知肚明,却没人敢摆到台面上来说,不谈身为皇室贵胄的仁孝礼仪,只说当今皇上,推崇“仁德治国”。若被父皇得知身为公主,却残忍狠毒,自此便会失宠,再不得父皇宠爱!所以此事她万万不能认下,更不能让人查出来。所以她只能舍弃余惜月,让余惜月做这替罪羊,才好保全自己。但余惜月是淑贵妃最喜爱的侄女,若推出余惜月,那淑贵妃处又如何交代!

十二公主至此终于感觉到,她错了,真的错了,她就不该来招惹余辛夷!这个余辛夷明明毫无依靠,却是一条毒蛇,谁人咬她,百倍奉还!

余辛夷看着十二公主脸上的慌张,再添一把火:“公主殿下如果同意的话,请立刻下令查验所有人鞋底,到时二妹是否被臣女所冤,便可真相大白!”

“慢!”十二公主咬着唇,终于做下决定,“这婢女,的确是,惜月所伤……”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深宫生存,她不得不如此。待她这句说完,淑贵妃阴沉的目光瞬间扫来,十二公主后背湿透,浑身发抖,她知道,淑贵妃这个靠山,今日起可能要远离她了……

承认了,这便好!余辛夷眼底划过一丝冷蔑,刚才携手对付她的姐妹情深,也不过如此!

但是这场戏,还没完!

淑贵妃大抵将此事缘由想明白了去,她只是闭了闭眼睛,随即睁开,面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只淡淡道:“但你为一个丫鬟,责打胞妹至昏,你身为嫡姐,手段也忒狠毒了!”然而身子却侧了侧,将十二公主彻底撇到一边。

余辛夷颔首道:“娘娘,并非仅此而已,此次争执实在因一物而起,此物乃几日前老夫人亲赐予臣女,也正是划伤臣女手臂之物。”

“何物呈上。”余辛夷云淡风轻的垂下长睫,只见纤纤葱指上,静静的躺着一支沾了鲜血的海棠钗,那钗上朵朵海棠似绽,却沾着鲜红的血液。这支钗,就好像她的人,一样那么美,却受了伤,让人心头猛地一揪。

那是……先太后的八宝攒珠海棠钗!宫里的老人都曾在先太后处见到过,价值连城,乃西凉国为建邦交送上三件绝世珍宝之一,后来赐予了余尚书府老夫人,当时朝中,人人眼红。若是为了这支八宝攒珠海棠钗起争执……众人面面相觑,就连淑贵妃也眼中闪过一丝怀疑。难道真是余惜月为这钗起了嫉恨之心,于是痛下狠手?

将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余辛夷眸底充满笃定。她在手臂上忍痛划下一道伤口,当然不会是出于害怕自伤,如果她怕,那么根本不会与余惜月动手,她既动了手,就是不怕的。

可是,把余惜月打了,要如何交待?余惜月几乎昏迷,若此时余辛夷完好的出现,不论真相如何,传的沸沸扬扬的永远是余辛夷手段狠毒,打伤妹妹的传闻。所以,余辛夷必须要自伤,还要伤的显眼,大家一看即知。

余惜月只是昏迷,无半分伤痕,余辛夷却是半身的血,哪怕余惜月真的昏了过去,不过在宫里女人说昏就昏几乎是一种本能。可余辛夷手臂的血并不是做假的,于所有人第一眼的印象上看,余辛夷是不得已的,她被伤的很重。

而她余辛夷,从不是吃亏的主!余惜月既然想算计她,那便得做好承受她报复的准备!

景北楼与景夙言,心中都是一阵剧烈的冲击,其他人或许会被迷惑住,但是他们心底只有一个字……狠!

这余辛夷,简直狠得无以复加!她的聪明狡黠,一步步都算得无比清楚,她明明一无所有,连余尚书都对她这个嫡长女不甚在意,所以她不惜一切,就连一身为饵都在所不惜!

这样的女子让他们感到震惊,更让他们心底生出一抹微弱的,怜惜……到底心中有多大的恨,多大的怨,才会如此!

看着淑贵妃眼中的游移,余辛夷浅浅一笑,道:“娘娘若是不信臣女所言,尽可召刑部前来查验,臣女毫无怨言!”淑贵妃眸子又是一闪,那双雍容凤眸之内倒映着余辛夷纤瘦带血的身子,那么柔弱,却充满笃定的力量,一个念头闪过,却始终狠不下心。

白芷身上的伤、余辛夷手臂上流的血,以及那串沾了血的八宝攒珠海棠钗。这三样,样样无比明显的指向余惜月!若是刑部来人查验,证实余辛夷栽赃便也罢了,若非如此,那么余惜月的将来……

淑贵妃广袖之下,手心微微捏起。

余辛夷在赌,赌淑贵妃到底狠不狠得下这个心,冒着余惜月名誉尽毁、前程皆断的险,来彻查此事!赌输了,她便自此一无所有!赌赢了,她余辛夷的名字,才是真正的日后无人敢小觑半分!

而淑贵妃也在等,等余辛夷露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