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最新章节_重生贵妻:名门老公很凶猛小说推荐

第一章 都是演戏

精神病院的病房内,萧暮云低着头,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她黑色的眼眸就像是一口枯井,一眼望过去深不见底,死气沉沉的眼神没有一丝生机.

她已经在这里被关了有半年之久了。

突然,走廊内响起踢踏的高跟鞋声音。

她机械得抬起头,看着房门被打开。

然后一个她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萧暮伊!

萧暮云脸上出现了刻骨的恨意,剧烈挣扎起来,可她瘫痪的双腿,让一切成为徒劳。

“这么激动,看来我亲爱的妹妹见到我这个姐姐很高兴啊……”

萧暮伊冷笑了声,走上前抓住萧暮云的下巴,然后她的手微微一使劲——

“碰”的一声,萧暮云随着轮椅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面如枯槁,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萧暮伊直接一脚狠狠的踩在她的背上,用力的碾着开口:“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萧家大小姐也有这么落魄的一天!”

“萧暮伊,你不要得意!那视频是你放上去的,是你给我下药的!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萧暮云侧脸狠狠地看着萧暮伊。

“纸包不住火……”萧暮伊冷笑一声,“你还在指望你哥哥吧。是我忘了告诉你么?萧暮渊已经死了。为了救你。”

萧暮云愣住,半天才呆滞的抬头看着眼前人:“你说什么?”

萧暮伊可没有那个心情给她反应,继续挑眉道:“至于父亲……父亲现在根本就不想见你,你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出丑,让萧家出丑,他啊,现在恨不得把你从来没有出生过呢。这可是父亲可是亲口告诉我的,他根本就不觉得你们兄妹是他的子女!只有我,只有我配得上萧家,只有我才能是萧家的大小姐。”

“就算是萧暮渊死了,父亲也没有难过!”

“不……不可能!你说谎!”

“哈哈哈,我说谎?”萧暮伊歪了歪脑袋,“就算父亲知道了是我设计萧暮渊,设计了你,他也没有说什么,照样让我成为了萧家大小姐,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么?”

萧暮云绝望的摇头,可是回忆往日的点点滴滴,却不得不相信。

原来,父亲根本就不喜欢她和哥哥。难怪萧暮伊会被接回来,难怪……

萧暮伊可没有给萧暮云反应的时间,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开口:“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害死了最疼自己的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

萧暮云的神情一窒,抬头看着萧暮伊,死寂一般的眼神染上厉色,神色狰狞疯狂,倒是真的像是疯子一般。

是她!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失去双腿,被关在这个精神病院里,哥哥被害死了!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一只手用力抓住萧暮伊的手腕,那样大的力气竟然让萧暮伊有些甩不开,她的眼中满是疯狂的恨意,尖叫着就伸手掐住萧暮伊的脖子。

虽然萧暮云的力气够大,可是双脚已经残疾了,她被萧暮伊一踹小腹,就被踹开了,萧暮伊抓着她的脑袋就往墙上撞去。

“伊伊,时间差不多了。”

熟悉的声音让萧暮云的声音猛地僵住。

这个声音她绝对不会忘记,这声音的主人是她的未婚夫黄少泽。

萧暮云抬头,看着她的未婚夫将萧暮伊拉近自己的怀里,用柔和的声音说:“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太过激动。”

萧暮伊一只手放在自己起伏的左胸口,过了一会儿,缓缓平静下来,用一种奇怪的带着些许迷恋的表情看着浑身僵硬的萧暮云,喃喃道:“是啊,我现在不能太激动……真羡慕那强悍的心脏啊,不过很快,很快那就会是我的了。”

萧暮云听到黄少泽宠溺的笑声和安慰的话语。

曾经,他也是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安慰她,也是用这样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萧暮云看着他们亲密地相拥着,然后离开。

萧暮云忍不住环住自己的双肩,止不住的抖动。

骗子,全是骗子。

原来他们早就勾搭在了一起!那哥哥呢,哥哥的事情是不是也有他的份?是了,没有了哥哥,以萧桓的脾气,公司说不定最后真的会交给萧暮伊,所以,这就是他们害死哥哥的原因么?

过了一会儿,她捂住自己的脸庞突然厉声笑了起来。

萧暮云嘴角裂开一个略显怪异的笑容,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

在这个精神病院这么久,她可爱的姐姐之所以没有杀了她,原来是因为想要她的心脏么?而她亲爱的未婚夫如今护着的,全是夺走她一切的女人!而她亲爱的父亲,对这一切不闻不问。

她的命,早就已经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她不甘心!

凭什么心狠手辣的萧暮伊可以活的那么畅快,她却要在这里腐烂。

萧暮云慢慢的坐了起来,神情冷厉的喃喃道:“想要我的心脏,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完全看不清脸的医生走了进来。

他利索的拿出一罐酒精,沾着抹向她的手背,另一只手在她身侧摆出许多医疗用具。

她微笑着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完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看着针筒慢慢刺入她的手背,用力的甩开,原本刺入皮肤的针被她硬生生甩开。

医生大声的喝住她,想要用力按住她的手。

她挥舞着双手,酒精就这么被打落在地上沾了她一身,她的眼中满是笑意,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了自己身上蓝白条纹的病服。

是该结束了,她在这个故事里苟延残喘了这么久,所有的一切就这么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