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龙纹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龙纹师小说推荐

第十章 达然城

从慕容羽的口中,徐超大致知道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

在五天前,徐超的马车坠入山崖之后,周常福下令全体家丁,为他默哀,然后便是通过飞鹰涧,派人快马往达然城报信,又派人快马往帝都报信。

达然城得知消息后,立即用鹰隼向帝都报信,仅仅一天便得到回复,全力搜救徐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于是达然城徐家派出来数百家将,从小道进入飞鹰涧底,之所以能如此轻松的突破古奇山脉中妖兽的地盘。仅仅两天便抵达飞鹰涧底,还是紫金龙塑体神兽威严未散,古奇山脉群兽不敢妄动的结果。

如此时间便已经拖延三天,家将们抵达飞鹰涧底,发现是一片大湖之后,很是无奈,湖水流动太快,生怕徐超等人被水推送到远处,是以派人下去追,另外一部分人守在这边。

结果,还没等他们真正开始搜寻,徐超和李忠就已经跑出来了。

问话途中,慕容羽一直在赞叹徐超洪福齐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徐超则是装病一样的不说话,只是由李忠问话。

李忠也自然说,落入山崖后,没想到下面是个大湖,正好被湖水所救,但是湖下暗流,将两人冲入一个山洞,为了保证徐超的安全,才等徐超安定下来之后,从山洞中出来,正巧碰上他们。

对于这个解释,慕容羽显然是接受的,这种情况很正常,在这天然的湖泊下面,暗流不少,冲到哪里都不奇怪。

徐超听完慕容羽的话之后,心中猜测事情大致的始末。

定然是周常福暗害他之后,想派人通报达然城,然后再通报帝都。达然城这边没有徐超的嫡系,而等帝都得知消息,时间至少也得过去三四天,再等帝都消息传到达然城,又是三四天过去。如此一来一回,至少十天上去,十天之后,就算是徐超当时没摔死,估计也得被古奇山脉中层出不穷的妖兽给灭杀。

到时候,徐超一死,家丁又全是他的亲信,死无对证之下,他说徐超是意外坠崖,自然也就是意外坠崖,到时候就算是徐超的母亲有天大的能耐,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而这慕容羽,心机显然也是不弱,见到徐超第一面,竟然不是先救徐超,而是先让徐超说出不怪罪他的话,才将徐超救出来。如此一来,徐超不得已还得奖励他们这些家将,如此小心机,徐超当然能看破。

可徐超看破归看破,却也不点破,慕容羽帮家将谋利,也是应当,毕竟他与徐超从未有交集,他直接面向效忠的乃是达然城徐家。而徐超乃是帝都徐家的人,虽然都是徐家人,可也是有地域差距的。

不得不说,当徐超看到达然城徐家派来的家将之后,徐超对达然城那个徐家之主,徐超的二叔,有了一丝好感。

达然城中一共方才千人家将,这一次,竟然派出来六百人,个个都是图纹师,最次也有百通境界,而慕容羽更是有着千变境界,这才能变换出一对翅膀出来。

徐超在帝都时,听闻过达然城的情况,徐家虽然在达然城势大无比,可谓一手遮天,却也有几个势力仅次于徐家一线。一次性派出一半的力量,徐超的二叔,显然也是下了苦本。

毕竟,这些人不清楚要在这边呆多长时间,很有可能是找不到他就不回去,这样一来,徐家在达然城的基业甚是危险!万一那几家联合起来,兵发徐家,徐家定然不保!徐超的二叔,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到这一点,徐超当然感动。

一行六百人,速度飞快,在李忠和慕容羽的帮助下,徐超的速度也加快起来,仅仅两天的时光,便从古奇山脉中出来,抵达达然城。

远远的看到达然城的城墙缩影,徐超心中微微有些感慨,自从一个月之前,被驱逐出帝都以来,徐超心中一直有着股忿然的情绪。不能烙印图纹,被驱逐出帝都,这种耻辱,让心高气傲的徐超,自暴自弃了很久。

幸好母亲早就料到他的情况,亲自书画一副天下江山图,书写“万仞刀千锋,男儿不怕输”送给徐超,外加将李忠派遣在徐超身边,不停开导,才让徐超思维有些转变。

再加上在马车上,读了许多书籍,心态早已转变。而如今,成功在那万年难遇的情况下,突破图纹铁则,于不可能的情况下烙印图纹,心思转变下,徐超不禁思索起未来的路。

烙印成功图纹后,徐超已经有了点想法,只是还不明确。这两天,徐超却有了时间,好好的思索一番,没有告诉李忠,生怕慕容羽听到。在外人面前,他还是那个烙印图纹失败的少爷,他不想浪费这个身份。

正想着,一行人已然靠近达然城,达然城乃是一座商业之城,东方皇朝内,古奇山脉像是一座天堑般,横断东西两边,商业贸易流通,必然要经过古奇山脉周边的一些大城,其中达然城便是这样的一座大城。

西方商品想要走过古奇山脉,大部分会在达然城休息一下,而东方商品进入西方,也要在达然城停歇,才能继续发货。

这就导致古奇山脉以西,达然城是超乎寻常的富裕!

徐家的老家,乃是达然城,多年来在达然城根深蒂固,正是有了达然城徐家的资金支持,才有帝都徐家在皇朝中莫大的话语权,势力在帝都都是首屈一指。

而且徐家也是豢养家将相当多的一个家族,家将可都是图纹师,而图纹师的成长,离不开一个字,钱!

没有钱的话,图纹师是难以成长起来的,李忠之所以止步百通境,也正是因为年轻时没钱,后来被徐超的母亲救了一命,才效忠徐超的母亲,这才有了修炼条件,可惜年龄已然过了。

“徐超侄儿,徐超侄儿!我苦命的侄儿啊!你可是受苦了啊!”

一个嘹亮的声音突然从前面出现,接着就看见一片飞扬的尘土前,一骑当先,上面一个四十多岁中年汉子,一脸的急切。

徐超并没见过这个人,可是从他那似曾相识的面孔中,他知道这人就是达然城徐家的主事人,他的二叔,徐沛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