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因你尘埃尤恸全文在线阅读_言情小说排行榜

第11章 世上坏人很多

“怎么,你觉得左俢烨不值得五百万?”我心里倒是轻松不少,“不然,你应该知道,我有过他的孩子,我不介意再有一个!”

自己挖伤疤,自己受着。

“嘿你个臭不要脸的,我……”左媛站起来就用食指往我鼻子上指,被钟露露拦下了。

“好,我答应你!”她把面前的咖啡杯端起来,却没喝就放下了,“条件是,有多远滚多远,最好,去把这钱兑换成另外外币,滚到国外去!”

这时候,我终于知道我对钟露露的威胁是有多大了!

五百万,说给就给。

呵……

那天,钟露露扔给我一张房卡,让我住下,说几天之后,把钱给我。

她速度不慢,护照签证,所有的一切都在半个月内替我准备好了。

左俢烨对她来说,还真是宝。

到了国外,我租房,找工作。

是在钢琴行给客人试琴。

很多年,没碰过这东西了。

但我三四岁就开始学的,学了十几年,不至于手生。

老板是个国内小伙子,跟我差不多年纪,叫罗亚夫。

他肤色健康,外表斯文,有礼有节。

罗亚夫跟我说,他是在这边来留学的,毕业后便自己来了这家琴行,这琴行最开始的老板原本是一个爷爷,后来病重,就把琴行交给了他。

他也是刚开始营业半年而已。

也许是在异乡遇到故土人的原因,他对我照顾有加。

试琴的工作并不累,一周也有两天假。

于是我找了份兼职。

虽然,钟露露给了我五百万,但我需要有自己的工作,并且让自己忙碌起来。

兼职便是周一和周三晚上,在与琴行隔着三条街的会所卖酒。

对我而言,左俢烨的保姆都做过了,也没有工作会比它更加不堪。

会所级别不低,客人大多都有点钱,有的素质不错,有的责喝几口就开始胡吹。

偶尔,他们会为难我。

但我不计较,小喝一些,喝不了了,就借口走人。

偶尔,遇到讲道理的,还会问我点私事儿,我会很大方告诉他们,我平常在琴行做试音师。

好些个客人说要去琴行买钢琴。

还真有几个,买了。

为此,我也赚了不少钱。

并非我爱钱,而是我想努力证明,我还活着。

父母的那份债,我已经不计较。

不是不孝,而是势单力薄。

……

三个月后。

琴行走进一位客人。

门口的玩偶用英文说着欢迎。

我正在清洁琴键,便听到有人询问谁是试琴师。

熟悉的母语让我倍感亲切。

罗亚夫先我一步上前招呼,告诉那人,试琴师是我。

“我们老板家里的琴音准有偏颇,在你们这儿买的,你去帮他调试一下。”

这种事时常发生,也不足为奇。

我跟罗亚夫交换了一下眼神,他点头让我去。

约么半小时之后,我跟到了郊区。

心里有些没底,毕竟人在国外,并没有太多安全感和归属感。

握紧拳头,车子有些颠簸,

就在我准备给罗亚夫发信息的时候,车停了。

在一栋小洋房外面。

这洋房不大,两层,主色为鹅黄色。

下面是一处很小的花园,外面围着栅栏。

“珊妮小姐,请跟我来!”

珊妮是我随意取的一个名字,萧雅这个本名只有我跟罗亚夫以及我兼职会所的老板知道。

刚踏进大门,一架黑色钢琴赫然出现在眼底。

这钢琴我有印象,是我们店的特别款,限量一台。

但当时买这台钢琴的人,是个女人。

可她刚才说,先生?

大厅内空无一人,我深吸一口气还是往里走了。

毕竟这是工作。

坐下刚要试音,领我进来的那人把一个曲谱递到我面前。

“先生说,请你弹这首。”

我一愣,这宅子的主人,还真怪。

曲子是《水边的阿秋丽娜》,爱情曲。

这曲子有些难,但偏偏是我小时候最爱的一首,还算熟悉。

十八岁的时候,那场宴会,左俢烨家的钢琴师,弹的便是这首曲子。

也是那晚,我稀里糊涂,和左俢烨睡了。

一时间,握着琴谱的指尖发抖。

“请吧!”

我一紧张,手里的琴谱掉在地上,连忙弯腰去捡起来,有些脸红。

往事,不管回忆与否,始终在那里。

“好!”

手指在琴键飞舞滑动。

即便是在陌生的环境,但对这首曲子的熟悉,让我快速安静下来。

甚至,找到一丝熟悉的安全感。

手指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我慢慢代入情绪。

一曲终了,旁边的人却是低着头不敢看我。

“咳……”我轻咳一声站起身来,“音准有一点偏颇,但问题不大,我稍微调试一下就好。”

话音刚到最后一个字,他的电话就响了。

只说了,“先生,好,好,是……”便挂了电话。

随即,他微微弯腰看着我:“珊妮小姐,我们先生说非常喜欢你的琴声,问你能不能,每周过来弹奏一曲。”

每周?

“先生说了,您如果可以辞去会所的工作,改为每周一周三傍晚,过来弹奏一曲,先生会付你双倍酬劳。”

我有些发懵,那先生不在大厅里,在楼上?

刚才的一举一动,他都……

我忽觉尴尬,谁都不愿意被监视。

“珊妮小姐?”那人满脸虔诚。

“我……考虑一下!”

其实相比之下,我更乐意到这宅子来弹琴。

但第六感告诉我,这宅子的主人行为有些怪异,怎么会请一个调琴师来给他弹奏……

所以,有些犹豫。

回去把这事儿告诉罗亚夫,他比我还高兴。

“萧雅,我知道你在会所做兼职,其实一直都不太支持的,但现在你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呢?”

这句话提醒了我,但我心里总有过不去的坎儿。

跟自己拧巴,也说不上理由。

所以我还是拒绝了。

……

又是一个周三,我到会所卖酒,身上穿着他们要求的短裙像往常一样进了包房介绍酒。

最看不起我这类人的便是会所工作的公主们,刚进去,就有一个姑娘瞟眼奚落。

脏话难听,不堪入耳。

来消费的客人似乎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场面。

这不比国内,在这里我能听懂他们说的,却没办法流利地跟他们针锋相对。

“还是个东方女人。”一直在沙发处的男人发声了,说着外语。

之后,他旁边的男男女女都笑起来。

灯光晃眼,我被他们的声音笑得发懵。

但还是笑着,用他们的母语介绍各类酒。

终于,在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下,房间安静了。

我面前的外国男人手里拿着只剩半截的酒瓶,冲着我说脏话。

他满脸愤怒,络腮胡上全是刚才溅出来是的酒。

“装什么!”他很生气,把我手上托盘里所有的酒都推到地上。

还不等我反应,一脚踹到我肚子上。

跌坐在地。

甚至,我都不清楚原因。

把手伸进兜里,按下快捷拨号键。

我通讯录唯一的号码,便是罗亚夫。

相安无事这么久,让我忘了会所原本就是个危险的地方。

混沌中,有人撕扯我的头发,裙子,衣服……

我着急地喊着国语。

“别动她!”

撕扯我衣服的人一愣,动作更加粗暴。

我捏紧这人的衣袖,鼻腔里全是各种酒的味道。

“我说,别动!”

一把刀子闯进眼睛,抵在外国男人的咽喉处。

“我们家先生要她!”

我终于意识到这人是前不久让我去郊区一栋宅子调音的人,他们家先生……

让我去他们家弹琴做兼职。

我几乎是看到救星一般,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攒动呐喊。

————

不太能记清他是怎么把我带出会所的,只记得起车子一路颠簸,到最后是有些熟悉的路。

半梦半醒间,有人替我换衣服,替我擦干净身上的酒渍,还擦了好多遍。

我想伸手或者开口阻止。

可是,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清。

更是抬不起手来。

“别动,你发烧了。”

流利的中文,却不是刚才在会所救我走的人,也不是罗亚夫。

发烧了?

难怪,身体一冷一热,难受。

还好空气中有清淡的香气,让我心安。

世上坏人很多,但好人也不少。

我记得我说了一声一些些,那人却没再说话。

……

睡醒的时候,床边放着一杯水,但身体难受到撑不起来。

太阳穴发疼,比宿醉过后还难受。

终于喝到水,嗓子干疼得到缓解,意识却也清醒过来。

我在哪?

低头,身上穿着干净的不属于我的睡衣,脸上一阵热一阵寒。

放下水杯下床,却又觉得这样邋遢出去不妥。

有些无措。

还好十分钟后,有人进来了。

“珊妮小姐,您休息好了么?”

还好不是昨天在会所救我的人,而是一个女的。

“我……你……”

“是我们先生安排的,您放心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干净衣服给您准备好,浴室有干净的洗漱用具和热水。”

说完她帮我把杯子添满温水:“这里是退烧和缓解头痛的药,您可以各用一粒。”

她说完便出去了。

我本想下床,但吃完药后,再次入睡。

再醒来是清晨。

整理好自己,犹豫再三,还是穿上了我自己的衣服。

刚出卧室门,听到楼下有钢琴声,悦耳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