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阴阳网络会所txt全集在线下载_阴阳网络会所小说推荐

第五章 她来了

我看了一眼依旧在那里忙活的面瘫哥,心里堵得慌,直接出去网吧,想要散散心。出去走在大街上,整个脑袋里都是昨晚的恐怖的恶鬼,浑浑噩噩根本就没有发现一辆大卡车向我驶了过来。

等我清醒过来,那辆卡车已经距离我只有咫尺之遥,我甚至来不及惊呼一声就要被撞飞出去,就在此刻,我却是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然后我向着前面跌了出去,险而有险的避开了大货车。

我不顾手上被摔的都是血,赶忙回头看是不是有人为了救我而遇难,却是看着那辆大货车安安稳稳行驶过去,我身后根本就没有人。

“这是怎么会事?”我心里疑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是震惊的看到我的手底下出现了几个用鲜血书写的大字。

“命宿轮回,这一世该你了。”

我瞪圆了眼睛看完,不由的看看周围,仍然只有我一个人在路中间,出了不停向我鸣笛的汽车,空无一人。

在我低头想要再看一眼的时候,地面上的字迹自己奇迹般的消失了。我很确定,这几个字一定是救我的人写的,但是那个人是谁?他留下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宿命?什么这一世该我了?难道我到这家闹鬼的网吧真的不是巧合吗?还有那篇帖子被删掉的内容是什么?

脑子里不停的想着这些,不由的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我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我自己的幻觉,我他妈就是一个精神病。

我从马路中间走到街边,不管如何,我的肚子是饿了,我找了一家馆子把肚子填饱,看看时间,快到十点了,摸摸自己的心口,知道应该跟面瘫男换班了,不然自己真的过不去今晚。

本来这件事我是十分惧怕的,但是经历了刚才没有被车撞死,想到自己都从阎王老子眼皮子地下逃了一会,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死还要让人恐惧的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朝着网吧回去。

回到网吧,看到面瘫男坐在那里收拾东西,准备跟我交班,不管如何,面瘫男没有得罪我,我今天对他说话的语气不好,先过去跟他到了个歉,不出所料,他依旧那么高冷,面无表情地把总机卡给了我。

但是在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突然跟我说:“周涛,我只知道这家网吧很古怪,以前也死了不少人,但你的上一个却是个例外,他叫程刚,运气好,现在变成痴呆了,你可以试着去接触一下他。”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网吧,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却是无奈的感叹,在这里,难道变成白痴还是运气好的?

到了晚上这家网吧的生意一直不好,所以我直接接着昨天的动漫看,试图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要我不去理会那些鬼,是不是他们就拿自己没有办法了,我只要天天上班,不就没事了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你越是在意,就会发现它走的越慢,好不容易等到凌晨三点,自己头顶的时钟如期而至的响了起来,短暂而又急促的响了两声就没了动静,跟昨天一样。

听到钟声,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钟声就好似是一个时差的结点,阴阳轮换,这网吧要换客人了。

“小伙子,你看到我儿子了吗?”

我刚刚抬头,准备去拿一瓶可乐喝,就听到前台外面一声苍老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是昨天那个老大娘,不由的一愣,难道闹鬼这事情还能够重播的?

看着这个大娘,心里明知道她是鬼,但却并不很害怕,毕竟看起来就那么和蔼的样子,就是冷了一些。

“大娘,昨天不是问过了吗?你儿子没在这里。”我笑笑回答,心里想到也许以前在这里过了三点发生过什么事情使得老人家失去了儿子。

“奥,你是昨天那个小伙子啊,我觉得有些眼熟呢?”老大娘冲着我微微一笑,转身就准备去其他地方找自己的儿子。

“大娘,你等一下。”我叫住准备离开的大娘,看得她比较和蔼,不由的心里生出一个大胆想法,那就是也许她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会事呢?

毕竟人的思想跟鬼的肯定不一样,所以我扯开自己胸口的衣服,指着那里那个图纹问道:“大娘,你认识这个图纹吗?知道怎样给他去掉吗?”

老大娘有些昏花的老眼狠狠眨了几下,想要看清楚,最后却是摇摇头道:“不认识,你们年轻人的就喜欢在身上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怎么会认识。”

老大娘的回答不由的让我很失望,以为她能够认识的,怎么这明明就是他们鬼给我下的诅咒她怎么不认识呢?

我心里疑惑,却是看那老大娘不像说谎的样子,也不怀疑她会说谎,毕竟没有这个必要不是。

“那么老大娘,你慢走。”我放下衣服,毕竟对于鬼心里有着一份惧怕,表现的分外有礼貌。

老大娘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跟昨天一样,走到门口,再次凭空消失,好似门口的位置跟另一个世界联通的一般,他们路过那里就去了自己的世界。

我看着老大娘离开,长处一口气做了下来,也没心思再喝什么可乐,老老实实带着比较好。

就在此时,突然电脑屏幕上弹出窗口,提示音响起,“200号呼叫网管。”

我听到有机器呼叫网管,我的心跟着一颤,却没与理会,心里很天真的想着只要我不去理会他,他就不会过来吓我了。

不得不说,我的思想很好,也够天真,在几次200号机器呼叫网管无果之后,果然声音平息了。

我捏了一把冷汗的手松开了,感觉这个办法真的很好用,但是不等我心里高兴劲过了,就听到脚步声从里面走了出来,那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随着他一路过来,我感觉空气都冷了下来,棚顶的日光灯更是闪烁不定,阵阵电流发出知啦知啦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看着那男人过来,越走越近,同样他的脸孔越是变的扭曲起来,最后完全变成一张狰狞的鬼脸,没有任何台词,直接张牙舞爪想我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