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畅销小说鲜妻抗议:饿狼请节制全文阅读_言情小说排行榜

第20章 因为是你的姐妹

宁暮寒点头,笑了下:“好久不见,杰克。”

“这位就是你的夫人?”杰克看向苏小小。

特制的华光里,苏小小白皙的皮肤越如水晶,精致的五官十分立体,却又不失东方女性的俏皮温婉。

苏小小从小跟着自己老爸出入过太多这样的酒会了,见杰克看着自己,便笑道:“你好,杰克。”

“哦,我这是见到了什么?”杰克做出夸张的表情,看了看旁边的花池喷泉,“如果这是仙境,那你一定是仙境里最漂亮高贵的仙女。”

苏小小被夸得害羞,看向宁暮寒。

宁暮寒却大大方方替自己夫人收了这赞美:“是的。”

苏小小:“……”

车子后边紧跟着另一辆车,陈安琪从里边走出,将前方的对话都听在了耳中,她双手握着的手提包又更握紧了点,暗暗咬牙后走上去,声音清脆的叫道:“小小!”

杰克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陈安琪,顿时又夸张的“哦”了一声,称赞道:“这位美女可没有结婚吧。”

宁暮寒如若未闻,道:“我先带我夫人进去了。”

苏小小回头看向陈安琪,对杰克笑道:“名花未有主呢。”

陈安琪仍是留着一头大波浪,一身黑色晚礼服,身材十分好,该纤细的纤细,该丰满的丰满,胸前所露的沟沟,绝对是吸引男人眼睛的利器。

她踩着优雅的高跟鞋过去同他们招呼,宁暮寒却转身带着苏小小走了。

陈安琪在心底怒嗤了一声,脸上仍保持美好笑容同杰克打招呼:“嗨,你好。”

“你干什么呢。”苏小小不悦的对宁暮寒低声道,“安琪可是我的好姐妹。”

“我知道。”宁暮寒冷冷道。

正因为是她的好姐妹,所以他才给足了面子,所以才没有在证据完全确凿之前给她颜色。

苏小小更生气了:“你知道你还……”

宁暮寒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

苏小小到喉间的话登时说不出来了。

庄园里边华灯如明,铁门进去就是一个偌大的水池,比酒店后边的那个还要大。

水池两旁鲜花蓊郁,白瓷铺地,瓷砖中间的缝隙以金漆浇灌,十分华丽。

苏小小挽着宁暮寒的胳膊过去,一路上不停有人上来搭话,被宁暮寒十分有技巧的回避了过去,带着苏小小去到最里边。

庄园的大堂才是整个生日酒会最耀目的中心,里边的金碧辉煌堪比真正的皇宫,能进入到大堂的来宾,才是布鲁图斯家族真正看得上的客人。

在门口侍从的礼貌问好下,苏小小跟着宁暮寒迈上了台阶,进到了大堂里。

大堂十分宽阔,已有近百人,男人皆西装革履,女人皆礼服加身,觥筹交错,目不暇接。

宁暮寒的出现引起了一些动静,但凡认识他或与他洽谈过的,都围了过来。

最热情的当属这座庄园的主人,布鲁图斯家族现任族长威尔逊。

“寒。”威尔逊热情过来,“你可永远都这么准时,不早到,也不迟到啊。”

宁暮寒从经过的一个侍从手里提了两杯红酒,递去一杯给苏小小,另外一杯与他相触,酒杯碰出了清脆的声音。

宁暮寒淡笑:“恰好赶上。”

笑意却没有渗入他那双永远难解的眼眸里,并在抬头垂眸饮酒的一瞬,眸里不仅是笑意全无,甚至还多了些不耐的冷意。

威尔逊转向一旁的苏小小,开心笑道:“苏小姐,还记得我吗?”

苏小小眨了眨眼睛,摇头。

“哈哈哈!”威尔逊大笑,“三年前你们结婚我可是去过的,你们那个隆重的婚礼,我现在还记得呢,那个时候的苏小姐,可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姑娘啊。”

苏小小短暂回忆了下,就要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脆女音:“先生的意思难道是,我们小小今天便不漂亮了吗?”

一个高挑纤瘦,波浪长发垂达腰下的女人从苏小小身后走出,手里也提了一只高脚酒杯,笑着对威尔逊说道。

看到她,威尔逊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陈安琪永远是一个懂得怎么把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极致的女人,眼下更是魅惑到极致,因为她白洁的胸前,正滴淌了两滴红酒,顺着侧斜的圆滑弧度滑下,正缓缓有往她胸前沟中流去的趋势。

威尔逊暗暗咽了下口水,强忍住自己扑上去把那两滴红酒给舔.净的冲动。

陈安琪同时也在心底嫌恶,她刻意制造出这样的风情只想给宁暮寒看,一点都不想被这种人给看去。

“这位是……”威尔逊问道。

宁暮寒没有要介绍的意思。

苏小小笑道:“这是我的好姐妹,叫陈安琪。”

“陈小姐,你好!”威尔逊伸出手。

陈安琪可不想跟他握手,但也伸了出来:“你好。”

威尔逊牵住她的手,相握的时候蓦地用力了一下。

陈安琪努力咽下心底的厌恶,笑着看向威尔逊。

威尔逊毫不掩饰,蓝色的眼睛满含深意,甚至还微不可见的扬了下眉。

和威尔逊短暂叙旧,宁暮寒便带着苏小小去到另一边。

威尔逊还要迎客,没有多纠缠着他们。

陈安琪跟着苏小小后边,走没几步,觉察到背后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不由回过头去。

却见威尔逊冲自己提了提手里的高脚杯,那笑分明热情火辣,却又布满了不怀好意。

威尔逊和陈安琪的这些互动,苏小小全然没有注意。

她眼下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脚上,因为踩了这一路的细高跟,她的脚又开始疼了,但她没敢跟宁暮寒说,今天她把人给支回来的事情宁暮寒虽然没提,但怎么会不知道呢。

总之都是她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啦。

宁暮寒带着苏小小在一个人少点的安静餐桌停下,桌上铺着淡黄色长布,上边精致铺摆着大量蛋糕水果和美味小食。

宁暮寒淡淡道:“随便吃点吧,那边还有坐的。”

苏小小心虚的抿唇,弱弱的看了他一眼。

“以后逛街,只能和我。”宁暮寒又道。

苏小小一听,方才的心虚顿时不见,眉头一皱:“这又凭什么啊!”

下巴一紧,被宁暮寒伸手捏住。

宁暮寒眼眸发狠,压低声音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路最想做什么?”

苏小小不服输的瞪他:“什么?”

“回去以后你就知道了。”宁暮寒冷笑。

苏小小一咯噔。

宁暮寒又道:“你再惹我不开心,我会让你剩下这几日都下不了床。”

“你,你……”

“嗯?”宁暮寒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