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热门小说名门挚恋:隐婚老公限时宠最新章节列表_名门挚恋:隐婚老公限时宠小说推荐

003走投无路了

“照我说的做,别废话。”这听似平淡的口气,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对,他是赫赫有名的欧阳连城,他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哎呀!我的祖宗……怎么就让我摊上你了!”看着眼前欧阳连成那一脸的势在必得,康明只能长舒一口气,举双手投降了,“行,这事我帮你做,但你真的想清楚了,你这样做可是连方家也一起得罪了。”

“方家?”欧阳连成闻言,那双琥珀般明亮的眼眸瞬间闪过一丝嘲讽,摆明了就是尽管放马来。

“好好好!您厉害,小的这就替您把这事办的漂漂亮亮的,保证在周年庆典前放到您办公桌上!”康明长叹一声,满是无奈的接下了这份差事,只能自认倒霉了,“万一人家告我,你可要替我做主!”

“贵。”简单的一个字,顿了顿,欧阳连城又加了一句,“我不会。”

“你、你!”欧阳连城惜字如金的话,对于认识二十来年交情的康明可是能明白的。

他的意思就是律师费太贵了,他欧阳连城也不会法律,让康明自己解决。一句话概括就是他欧阳连城是不会管的。

“跟你要个人。”欧阳连城不动声色,顺手拿起桌上的人事资料,随意的翻动着,“让这个人明天来我这报道。”

“你要我这的人?”康明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这孩子还是个实习生呢,你……难道认识她?”

“不许问。”欧阳连城一手帅气的将人事册合上,面对一脸狐疑的康明完全选择了无视。

“切,你不说我就不让她来。”康明跟个赌气的孩子似的,双手抱胸,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有本事你自己去说。”

“你妈昨天来电话了。”面对康明的挑衅,欧阳连城淡淡然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划过屏幕,一本正经的翻着通话记录。

“什么!我妈回来了?”原本还一脸嘚瑟的康明,瞬间怂了,忙围着欧阳连城打听,“你不会把我住哪告诉我妈了吧?”

“昨天没想起来,今天……难说了。”欧阳连城微微挑眉,让康明瞬间抓狂!

“欧阳连成,你这么对我良心不会痛吗!”康明哭丧着脸,满腹委屈,“你要是告诉我妈,还不如……”

“不痛。”没有丝毫的犹豫,欧阳连城就用这两个字狠狠的打击了康明。

“什么低调亲民、绯闻绝缘体的居家好男人、国民老公!明明就是个嘴巴毒,阴险狡诈、霸道不讲理的坏小子!”看到欧阳连成这般对自己,康明忍不住嘟囔了起来,“要哪天把我逼急了,我就去戳穿你!”

“在那之前,我肯定你会先被你妈抓回去。”欧阳连成留下这句不算是威胁的预言,便潇洒的推门出去了。

刚刚走出康明办公室,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郁微微除非你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跟我赔礼道歉,不然我今天是不会准你假的!”王淼又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仿佛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又在那里兴风作浪。

“我没时间跟你闹,大不了我不干了!”郁微微脸色十分难看,那满脸的焦急根本没心思再同王淼浪费一分一秒,背上包转身就走。

“站住!你的实习报告可是在我的手里,你今天要是敢就这么走出去,我保证你的实习报告会非常好看的。”王淼一脸的得意,竟然拿着实习报告威胁郁微微。

“王淼,你别太过分了!微微外公病危,你怎么这么胡搅蛮缠的不讲理!”阿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道歉!只要她为上午污蔑我的事道歉,我也不会为难她。”王淼又怎么会轻易忘记早上郁微微当着大家的面让她下不了台的事。

“好啊,你要我道歉是吧。”郁微微二话不说,就近拿起一个水杯,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直接泼到了王淼脸上,“欠你这个狐狸精一杯水,我还真对不住你!我的实习报告你就留着当草稿纸吧!”

说完,郁微微放下水杯,十分霸气的走了,头也不回。

“郁微微!郁微微!我要你好看!”王淼一脸的窘迫,看着围观群众,顿时火冒三丈,“看什么看,还不都给我滚回去上班!”

“还真是个小辣椒。”欧阳连城并未露面,不经意的笑了笑,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综合病院:

“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外公。”郁微微紧紧拉住医生的袖子,苦苦哀求道,“就算手术成功的概率不大,我也求您给我外公做手术,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手术费我会想办法的,真的!我不会不付钱的。”

“哎,其实老人家的身体已经沉受不住了,能恢复的概率已经很低了,这手术不过是拖延一点时间罢了,你为什么还要……”医生也是为难,毕竟看多了生死,可对于郁微微他们这里的医生谁不知道,苦命的孩子,无父无母,外公的住院费都是她辛苦打工挣来的,对于这个孝顺刻苦的女孩子,大家是喜欢也是同情,可眼下手术费昂贵,仅凭这么一个女子怎么去凑钱?

“好吧,我答应你我会竭尽全力的,你快去凑钱吧。”就算现实是残酷的,医生也无法放弃任何一条生命,无视一个孩子的孝心。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郁微微不停地对着医生鞠躬,直到目送医生离开。

随后赶紧掏出手机,寻找着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自己的死党不用说,只要她开口了,佳华和青青一定会想办法借钱给自己的,可这些都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她们的积蓄本来就不多,全借给了自己她们的日子该怎么过?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打电话给那个人了。

长叹一口气,郁微微还是按下了拨号键,嘟了几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死丫头,我正忙着呢,有什么事,快说!”伴随着那不耐烦的语气,还有麻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