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重生之权宠狂妃大结局_穿越小说排行榜

第16章你醉了

顾兮微微头疼,她向来是不知道姬亦禅竟然这般难缠,明显是抓住理无理取闹,额上微微青筋冒出,顾兮哭得自己在应对姬亦禅的事情上,实在是无法让自己脾气好。

玉心亦是已经被雷得无法言语了,隐王爷可真是不要脸啊,明明自己非要让自家小姐宴请与他,让自家小姐报答他,如今却又说颜面,他哪里来的颜面啊?不过玉心知道自己这想法却是不好让姬亦禅知道的。她现在虽然已经恢复了自由身,却也不敢得罪隐王爷。

“那王爷要小女如何才肯不生气?”顾兮只能憋屈着问他,无论出于哪方面,她都只能咬牙切齿的谦让他。他为自己在马大哈面前解了围,又为她挡住了张月月的巴掌,虽然他对自己说的话就是登徒子,让她心中有气,可她也不应该让他抓住了把柄。

她暗暗掐了一下自己的手,那掌柜的怕也是被姬亦禅给拦住了吧,玉心也是拿他没办法。哼,隐王爷怎么样,隐王爷了不起啊,竟然这般欺负她,早晚有一天,她要把这场子找回来,若不是心中的歉疚,她怎么会忍受。

姬亦禅看着她又是那种不情不愿的,即将暴怒的模样,心中好笑,面上却勉为其难的道:“你可是诚心认错?”

竟敢质疑她,顾兮又捏紧了手中的手绢,姬亦禅看在眼中打了个冷颤怕是将那手绢当做他来捏了吧。可是他心中莫名的舒畅却是让他无法忽视的,

深吸一口气,顾兮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委身行礼:“小女子自是诚心的,王爷既然来了,何不吃完饭再走,听闻望阳楼这几日新出了一味梨花白,酒香淳厚,不吃可是可惜。”

姬亦禅这才做出一副无奈受委屈的样子,才又回身,想了想还是眨着他那双桃花眼笑着说:“既如此,小姐需得答应本王一条件,本王便留下来,承你的谢。”他本就故意逗弄于她,若是因为逗弄太过。让她就此与他生疏,可是得不偿失了,

他的目的怕就是这个条件了,顾兮叹了口气,却也只能答应:“那王爷有何条件?只是王爷莫要再说出让人误会的话来。”话外之音便是不要再说一些以身相许的浑话,否则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压抑得住自己的脾气来。

轻轻弹了一下衣袖,姬亦禅又恢复成那风度翩翩的模样,他当然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只是他没直接回答,反倒桃花眼中有盈满了熠熠星光般的笑意:“我还未想好,待我想出了,再告诉你,只是希望小姐莫不答应。”

顾兮咬牙切齿:“是,小女子虽是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却还是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理的。”

你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要欺负,也好意思要条件,其中的鄙夷自是只有顾兮个姬亦禅自己知道。只是姬亦禅并不在意,只觉得顾兮这样拿他无法,又不能发脾气,却还是要用言语来鄙薄他一番的模样甚是可爱,也比平日里多了些活力与朝气。不若那死气沉沉的模样。

姬亦禅终于不再说话,坐到了桌边,玉心上前行礼,为他倒了一杯茶,才到顾兮身边为她整理衣装。

“你怎的不和我说他到了?”顾兮还是有些生气。

玉心委屈巴巴的道:“小姐,我说了,可是您睡糊涂了,把这当做家中,竟然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玉心就是想阻止也没得法子啊。”

姬亦禅竖着耳朵听两个姑娘的悄声细语,听得玉心这般说,他险些没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原来她在丫头面前也是这般说他的么?怎么这丫头这般理所当然?他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看来她对自己的印象怕是很难扭转啊。

顾兮抬头悄悄瞥了他一眼,只得叹了一口气:“你去叫掌柜上菜吧,早一刻吃完,早一刻送走他。本小姐是没得耐心伺候这个祖宗。”

玉心捂嘴偷笑了一下,应声下了楼。

顾兮才不情不愿的走到桌边做了下来,两人相对无言,气氛微微尴尬起来。

姬亦禅看出她的不自在,却没打算放过她,一双眸子落在她的身上,也不往别处去看,那眸中的神色,宛如大海几乎要将顾兮看得窒息。他的眸子很漂亮,本来就是个俊逸非凡的人,再加上一双桃花眼中给人的宠溺感,不知要勾走多少青春少女的心眼。

想到此,本来逐渐放松的神色又难看起来,她讨厌死那些朝三暮四,招蜂引蝶的男人了,若不是如此,前世的姬夜又怎么会看上顾怜人?虽不知顾怜人如何和姬夜搭上线的,可一个巴掌拍不响,只是顾怜人勾引,若不是姬夜应允,顾怜人又怎么会有机会靠近他。

瞧见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冰冷,姬亦禅愈发的对她感兴趣,这姑娘身上秘密颇多,他不刻意去调查,只想亲自慢慢地将她身上的秘密揭开来,这才是人生中一大乐趣。虽然不知她为何生气,姬亦禅还是识相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可不想得不偿失的让她真的讨厌与他。

饭菜不一会儿就端了上来,顾兮与掌柜的道了谢,便亲自为姬亦禅倒上酒,又自己满了杯,只倒了一半,却被姬亦禅挡住了酒杯,抬首望向他,只见他神色认真,有些严肃:“你只饮半杯即可,若是饮多,对你身子不好。”

言语间的认真倒是让人恍惚以为他是真心关心与她,顾兮心中还未来得及感动,却又听见他道:“你若是喝多了,这小丫头弄不走你,又需我将你送下楼,那我只能将你抱下去,到时候被人见着了,你名声污了,又得说我登徒子,那你也只能嫁我了。”

顾兮觉得,自己今日见到流芳先生的好心情都没了,她真是不该一时心软拉住他,就该让他离去,何必又让他留下来吃什么宴席,饿死他算了。

可也知道以姬亦禅的身份也不可能饿死,她只好点头,却不言语,那水眸中的温怒明显:“那恭敬不如从命,小女子敬王爷一杯,多谢王爷前些日子助我解围,也多谢王爷替我挡了那一巴掌。”一巴掌几个字说的狠,怕是心中不知将姬亦禅打了几巴掌。

姬亦禅只微微笑着,承了她不真心的谢,喝了酒。

于是,青河又看见自家王爷乐呵呵的回来了,身上带着些酒味:“王爷今日喝酒了。”

“嗯,和小猫咪胡闹了一会儿,喝了一点。”

青河眼看着自家王爷回了房,心中愈加不解,王爷和那小猫咪胡闹,与他喝酒,心情好有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