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众神聊斋最新章节_众神聊斋小说推荐

第一季 我见众神:第一章 你是地府来的?

【题记】

亦曾网文阅群仙,也读文字洪荒言;

合书只道谈资尔,岂料众神现人间。

借得神通合一体,修得信仰渡万难;

若得本心见自己,不羡成神不羡天!

【正文】

漆黑的夜空中挂着一轮明月,透过薄薄的云层照向下方的森林。

森林里有一处石头所建的广场,但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成为断壁残垣。

不知道为什么,我躲在这个残垣的墙角之下,似乎在等着什么,又在躲着什么。

“把那个人带上来!”我听到断墙的背后有一个声音说道,“再挑一个动物,就一头梅花鹿好了!”

“是他们!”我一惊,悄悄地转身,扶着断墙,侧着脑袋从墙的一侧慢慢看过去,只露出一个眼睛,确保他们看不见我。

只见有七八个黑衣人,其中两个人压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衣着时尚,皮肤似乎也比其他人要白一些,被月光一照,我把他的面貌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不是那个当红的小鲜肉明星么?这些黑衣人压着他们干什么?

“听说你不听话?”其中一个黑衣人笑着说,“有人让我们帮帮你。”

那个明星一脸倔强,瞪着那个黑衣人说道:“我不是不听话,我只是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而已。”

“哟呵?”黑衣人冷笑道,“挺有主见么?如此就对不住了!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说完黑衣人扭头道:“开始吧。”

这人说完,只见另外一个黑衣人牵来一头梅花鹿,原先那个黑衣人对着这个明星和梅花鹿分别伸手一抓,从这一人一鹿身上都抓出一些光亮,借着夜色看去,这团光亮也是一人一鹿,而这个光亮的人,与原先那明星一模一样。

这个黑衣人,隔空抓着这两团光亮,再对那个年轻明星说道:“既然你原本的灵魂不听话,就把你的灵魂换成这头鹿的吧!”

这时我知道了,这两团光亮,分别是这头鹿和这个人的灵魂!

说完,这黑衣人双手交叉,这头鹿的灵魂进入了年轻明星的身体,而那年轻明星的灵魂,却已经进入了那头鹿的身体里。

“身体里变成鹿的灵魂,应该会听话很多。”那个黑衣人笑了笑,指着那个年轻明星对周围人说道,“从今日起,此人身上只含有鹿的灵魂,所以他的名字就叫做:鹿含!”

“鹿含?”另外一个黑衣人疑惑的问到,“哪个含?是包含的含,还是有‘日’字旁的那个晗?”

“你看看这月色?”那黑衣人指了一指漆黑的天空,“我们在黑夜行事,哪里可有一丝阳光?况且——”这个黑衣人看着那年轻明星道,“有日之晗,是寓意天明,给予希望之意,你们觉得,他需要希望吗?还是包含的含吧,就叫鹿含!”

“好!”另外一个黑衣人不知拿出什么东西,在那个年轻人的额头写了两个字,我虽然离他们很远,却看得清清楚楚,是“鹿含”二字,这两个发光的字写完之后,快速进入这年轻人的眉心,就在此刻,这个年轻人似乎非常痛苦,乱抖一阵之后,趴在地上,四肢踏地,再也站不起来。

就在这个年轻明星跪到地上的时候,他看到了墙背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的我,他看着我,挣扎的说了一句:“救……我……”

他的眼神里饱含痛苦,挣扎,凄惨,却似乎在寻求着希望。

我正在看着这个明星,脖子一紧,已经被一个黑衣人提了起来,只见另外一个黑衣人,拿着一个小白兔,对着我阴冷的笑笑,指了指这只兔子,再指了指我:“你的灵魂,换成这个听话的兔子的灵魂,如何?”

“不要!”

我一声惊叫,从书桌上滚到了地上,睁眼一看,我去,我竟然在同事家里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旁边的同事周源,手里拿着一本书,面无表情的看着,似乎根本不关心我刚才的失礼行为。

我看着周源,心中五味杂陈,这已经是这周里,第七次做这同样的梦了。

“浩宁,你来,”周阿姨看着椅子上拿着书却眼神呆滞的周源,悄悄地把我拉到门外,小声的问我道,“小源到底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硬着头皮问。

“这些天感觉小源魂不守舍的,让他吃饭也不好好吃,吃两口就回去躺在床上,也不和我说话,”周阿姨偷偷地看了一眼周源,周源根本没有在意我们在说什么,即便如此,周阿姨还是悄悄地问我道,“他是不是最近工作不怎么顺利?”

“恩,可能吧,”我挠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那什么,阿姨,我得回去加班了,有点儿急事。”

“加班?”周阿姨听到之后更加惊奇,“今天不是周日吗?”

“是啊,”我尴尬的笑笑,“公司临时有事情……”

说完之后,我逃命一样的回到家里,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接了一大杯冰水,猛的灌了下去,身体顿时冰凉,但却更加心烦意乱。

“他还是那样?”电视旁边的镜子里面发出声音。

“是啊,”我冲着镜子看了看,这面镜子正对着我,但镜子里除了我之外,还多了一个“人”,英俊的脸庞却没有丝毫血色。我扭头看看身边,空空如也,沙发上就我一个人。

“你还是只能在镜子里,”我对着镜子里的那人说话,“还是出不来么?”

“不行啊……”那人看着我,拨了拨镜子里的我的头发,我下意识的躲了躲,那人不觉笑笑,“你躲什么呢?又躲得了什么呢?”

要是在一周之前,我发现镜子里多了个人,一定会被吓得发疯,可是现在,我连发疯的心力都没有了……

一周前。

周五,下午。

“浩宁啊,”我正在整理文档,旁边的设计师周源忽然问我道,“这个周末你打算怎么过啊?”

我叫浩宁,是一个互联网从业人员,主要从事产品策划工作,这个名头听起来高大上,其实是个又苦逼,上被老板骂下被同事恨的角色,不过幸运的是,我和大家关系还不错。

刚才问我问题的周源同学,是我们这家公司的画面设计师,高高瘦瘦的。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脸上最有特色的就是那双大的出奇的眼睛,但那出奇大的眼睛基本算出气用的,经由这双眼睛做出的图案,总是问题不少,一会儿是排版有问题,一会儿是颜色搭配极其诡异。最奇特的是,周源做为设计师,他这双眼睛竟然完全分不出自己做的图是不是好看,因此他的工作成果总是被总监吐槽。

最令人崩溃的是,有时候总监吐槽多了,也会顺带着数落我两句:浩宁你作为产品策划人员,也不管管设计师的设计成果?这样的成果怎么能够拿得出手呢,巴拉巴拉巴拉……

不过我也佩服周源的心理素质,多厉害的吐槽,他转眼就忘。而且他有一个特色,特别喜欢吃,S城里所有好吃的菜他都知道,只要一到周末,他的工作就是各种吃,所以他问我怎么过,基本是周末有好事儿了。

“还能怎么过?”我瞄了一眼,因为他的“工作成果”,我刚才又被总监数落了一顿,现下心里正窝火中,于是对他顺带着讽刺道:“老板刚刚说我对设计没有感觉,不能指导设计师的工作,我打算周末去南山书城选几本设计的书看看,提高提高自己”

“哎,你别这么说,我觉得你的美感还可以,再说还有我呢啊,我会帮你的!”他的免疫力果然强大到根本无感,我揉揉额头,无奈的听他继续说道,“不过要说美感的话,我们刚好打算去天目湖,那边景色特别好,还有温泉,不仅可以舒扬身心,还能欣赏景色,陶冶情操,你最近压力有些大,不然和我们一起去玩吧,而且,那边还有很多野味,我们可以——”

“可以打野味吃?”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就你那视力?眼大无神,脸大如盆?做个图都能把颜色配错,哎你别打我——这不是我说的,是刚刚总监说你的——还能打到野味?“

“我当然打不了,但是可以让当地的人帮我们打啊——你说谁脸大如盆?我可是怎么吃都不胖!“他争辩到,竟然完全忽略掉我说他做图出错的事情。

不管怎样,我觉得是个好主意,最近压力是很大,尤其前段时间做了那个奇怪的梦,莫名其妙的什么魔鬼,天书,封神都出来了,看来以后我要少研究一些洪荒神话,于是应了一并同行。

天目湖离S城两个小时车程,周源开车载我们去。同行的还有我们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刘帅。

刘帅是个学霸,大学是生物医学专业,对人体毛发的生长构成如数家珍,但是依旧阻止不了自己的秀发在毕业之前掉光,典型的理论无法指导现实践。

万念俱灰之后,刘帅竟然毕业之后自学做了程序员,以至于所有人看到他之后都会一脸同情的感慨,做IT的真是费脑子啊,你看看,这刘帅毕业才几年头发都掉光了。

“还有多远啊,”一路风景宜人,但看久了也有些枯燥,我不禁问道,“要不周源给讲个故事听听呗?”

“好啊,”周源一边开车目视前方,一边答应道:“那我讲个特别长的故事,能讲到咱们到目的地呢。”

“好啊好啊,”我不禁想好好听,“讲的生动一些。”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讲故事,讲的什么故事呢?”周源笑着讲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正在——”

“打住!”我还没说话,刘帅便打断周源,“你讲这个死循环的故事,别说讲到目的地,你一直能讲到地球末日还不带停的。”

“哈哈,”周源也忍不住笑,“我说能讲到目的地也不算骗人啊,你看,这不就到了?”

车猛一转头,进入了一座莺莺碧翠的山林,里面是一个个的别墅,山间时不时有飞鸟,由于到的比较早,山上还有丝丝雾气。

“果然是鸟鸣山更幽啊!“下了车,我猛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感慨道。

“别感慨了,进别墅吧”周源停好车,招呼我们把各自的东西拿好,请酒店的服务员帮我们开门。

这里是典型的酒店式别墅,可以在别墅里做菜,可以请当地人做,也可以自己做。所谓的野味,大概是当地人养在山里,专门供游客捕猎的“半家养”式野味,但多少与养殖场里的有所不同。

“王哥,你可真厉害,今天的晚上咱们可有好多吃的了!”我正准备进去,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我寻着声音望去,有三男一女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的手里提着几只野兔,剩下两个男的背着包裹,那个女人穿着非常利落,看着我看他们,他们也往我们这边看过来,不过那女人的眼睛刚看到我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若有所思,这表情一闪而逝,周源也闻声出来,连忙打招呼:

“兰姐,是你们啊!”

说着就走了过去,我现在门口比较尴尬,想着是进门还是也过去,正踌躇间,周源叫我“浩宁,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只好过去“这位是兰姐,和我一样是个吃货,兰姐,这是浩宁,我的同事,兰姐,这几位是?”

我这才仔细看了一下这几个人,这位兰姐看不出年纪,剩下几个人一脸憨厚,很明显不怎么说话,兰姐接过周源的话茬道“这是我的几个朋友,也喜欢这里的空气和野味,你看——”她指了指其中一个人手里的野兔,那兔子看起来并没有死,时不时还扑腾两下,“我们‪今晚‬上有好吃的了,要不要咱们晚上一起吃啊,我们还带了很多吃的”

“这怎么好意思,”周源笑道,“无功不受禄啊。”

“客气什么,我们先去收拾了,这是你们的别墅吧,你的事情咱们一会儿到我们别墅说,”兰姐朝我笑了笑,算是礼貌,同时对周源指了指隔壁别墅,“就是这个别墅,一会儿来就好。”

“那个,”周源听到这句话,笑的有些不自然,“竟然还是真的啊?”

“当然啦,傻小子,你算是遇到好运气了,”兰姐笑的很开心,转头走了。

“什么事?”我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兰姐的背影,问周源道,“你找她有事情么?”

“没事儿……”周源仿佛在回答我的话,又仿佛在自言自语,随后突然笑了起来,“哥们可能要转运了!”

一下午我们在房间里几个人扯淡打牌,中途周源说有事找兰姐,回来后一脸坦然的告诉我们晚上和兰姐一起吃饭,我们起哄问周源是不是把兰姐拿下了,周源红着脸道别乱说,他可是帮兰姐又宰兔子又洗菜才换来晚上的免费晚餐。

“哎,浩宁……”周源偷偷的神神秘秘的跑过来,拿手机给我看,“你看这张图设计的怎么样?”

“干嘛,都周末了还不让人好好休息吗?”我没好气的拿过他的手机,眼睛看到屏幕之后,却一下子挪不开了,这张图的设计水平极高,不论用色,布局,还是细节堪称完美,我担心我一个人判断不准,故而把手机递给刘帅,刘帅看了也赞不绝口。

“行啊你小子!”我赞赏的把手机还给周源,“欣赏水平见长啊,能找到这么精致的图,以后就照着这个水平临摹,咱们总监绝对夸你!”

“是啊是啊,”刘帅也点头同意,指着这个图道,“你看看人家设计师,你要是有这水平,不对,有这水平的三分之一,也就不会被大家吐槽了。”说到这里刘帅苦笑着说道,“不是我说你啊周源,平时你设计的图,真的在咱们项目组里面拿不出手,有时候我也不得不说你几句……”

“临摹个屁!”周源撇撇嘴,“这就是我刚才抽空做的图好吗?”

刘帅正在欣赏这张图,听到周源这么说呵呵一笑,在摸了摸他的额头,扯了扯他的脸道:“你是失心疯了吗?还是某个伟大设计师戴着周源的面具来糊弄我们?你是什么水平我们不知道吗?你忘了前天晚上我们几个程序猿兄弟还嫌你设计的图太丑把你骂的死去活来,逼你大晚上通宵加班改设计图?”

我心一沉,心想刘帅你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周末的说这个不开心的话题。

由于周源设计的图实在不好看,经常被项目组的程序猿嫌弃,下不来台。但是当面对一个设计师说他的图丑,算是对他最大的人身侮辱了,刘帅这时候这么说,真有可能把气氛闹僵。

谁知周源毫不在意:“那个是过去的我,哥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从此以后,哥的设计会永远活在你们心中。”

如此无事,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果然是红烧兔肉,还有当地散养的家禽,刘帅似乎胃口不好,只吃了一些青菜,荤菜倒是一点都没动,我们还笑话这个光头真把自己当和尚了。

晚饭之后天色逐渐昏暗,他们要去泡温泉,我有些工作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先回房间,打算快速处理了之后就跟上。

“今天的相关数据相对正常,”我低头看着电脑,自言自语道,“估计很快就可以处理完了。”

话音刚落,房间的灯光忽然闪了闪,似乎有些接触不良,我抬头看了看灯,猛然发现面前的沙发上出现了个人,此人样貌英俊,但面色苍白,似乎已经盯了我许久,正在对着我笑!

“啊!——”我顿时头皮发麻,感觉要炸了,平时听说过宾馆里趁人睡着了偷东西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还没睡着就来的!我不禁大喊道,“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说着我连忙把笔记本拿了起来,打算待他靠近我之时就扔过去。

“你不认识我了?”他笑着说,笑的我浑身发冷,“你忘了,你还把我们那晚见面聊天的事情写成了文章发到你的公众号里?”

“啊?公众号?我的?文章?”我盯着他,“是《魔鬼夜访浩宁先生》吗?那篇只是我把做梦的经历写了出来啊,难不成你真是魔鬼?”

“什么魔鬼不魔鬼的,别乱说!按照现在的说法,我是灵魂转世大中华区负责人,我叫阎,”他拿出一张名片,要站起来递给我,但被我的眼神制止了。

“别想忽悠我,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我盯着他,同时也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抓紧手中的笔记本道,“我不做传销不买保险不贷款,现金只有500块钱,这电脑你可以拿去,但是你得让我先备份一下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手机——”

“行了行了,我不要你东西,这次我是来收了个灵魂,然后看你在附近,就来看看你而已……”他站起来,把手塞进裤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瓶,里面亮亮的发光,但看不清楚,“你看,一个灵魂。”他摇摇瓶子对我炫耀。

“……你这么骗人能把自己饿死。”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这骗术和王大师有一拼啊,怎么着,你也变条蛇给我看看?”

他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向我走了过来:“我忘了一件事,你现在还看不见这些。”

“你要干什么!”我叫着抓紧了手中的笔记本,准备随时出击。

“醒着的你可比睡着的你固执多了,真不知道怎么会是你……”他皱了皱眉头,打了个响指,我顿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这是,他抓起我的手,放在他的额头,非常冰冷,“跟着我念这句话——借神通一用!”

“借神通一用?”我发现自己还能说话,不由自主的问道,“你在说啥?”

话音刚落,我看到整个房间变得不那么真实,他手中的瓶子发出的光逐渐收缩,慢慢的汇聚到了瓶子里,逐渐变成了个小人模样。

随着小人的轮廓逐渐清晰,我却感觉到越来越冷,牙齿不由自主的打颤,因为我看到这个小人也在哭着看我,而且面孔是我非常熟悉的人:周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