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极品弃少混都市大结局_极品弃少混都市小说推荐

正文第006章 楚汉

易飞的神情也变得凝重,因为虽然隔着一道门,可他依旧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阴寒,透过房门扑面而来。

吱嘎——

房门缓缓打开,一股寒气汹涌而出,让易飞打了个寒颤。

楚江月啊了一声,又退了出来。

易飞身子一跃,就超过了她,朝屋内窜去,红金龙跟威震天,也紧跟着钻了进去。

易飞胸口的玉符,绽放出刺眼的白光,白光照耀下,整个屋内,几乎全都充斥着浓郁的黑烟。

浓烟翻滚,形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形状。

这骷髅恶鬼朝易飞跟楚江月不停咆哮,可却不敢侵入他们胸口玉符形成的白色光罩之内。

“我……我以前从来没看到过这些!”

楚江月浑身都在颤抖,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情况,易飞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安慰道:“别怕,有我在,是辟煞符的灵力让恶鬼显化的!”

以前那些高僧跟道士,却从来没让她看到过这些东西,楚江月心中暗自猜测,一定是因为易飞比那些和尚跟道士厉害了。

楚江月充满希冀的看着面前的背影,或许,这个男人,真的可以解决父亲的怪病!

不过她的目光,忽然又变得温柔,这个傻乎乎,又充满流氓气的家伙,还不知道什么是渐冻人症吧!

“何方恶鬼,在此兴风作浪,本少爷给你一晚时间,速速离去,如若不然,定让你魂飞魄散!”

易飞朝嘴里塞了几颗补气丹,身子一跃,就到了屋内,跟那个飘摇咆哮的恶鬼对歭。

他粗略一打量,就了解了屋内大概的情况。

一张大床,上面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头,中央空调呼呼的吹着,并且这屋内放的甚至还有电暖片和取暖器,可依旧无法驱逐屋内的寒气。

仔细一看,窗户上,已经起了一层水雾。不过那水雾,却是凝结在了玻璃外面,而不是屋内!

“死,你们必须死!”

恶鬼不停在空中扭动咆哮,并在楚江月老爹的身子里不停进出。

“大王,咱们怎么办?”

红金龙站在易飞身边,捏着几张符篆,就朝易飞问了起来。

“先别轻举妄动,这恶鬼已经在老丈身子里扎根了,贸然炼化,恶鬼会狗急跳墙,拼个鱼死网破,伤及老丈性命!”

易飞皱着眉头瞪着恶鬼,就低声开口,他在储物袋里摸索一阵,就掏出一个黄色的丹丸。

炽热的火意散发出来,易飞冷笑一声:“先把烈阳化煞丹给老丈服下,动摇恶鬼根基,让他不能跟老丈身子完全融合。若是这恶鬼识相,今天就给本少爷滚蛋,若是明天他还不走,咱再动手不迟!”

恶鬼见到易飞手里的丹丸,就惊恐的咆哮起来,恶鬼多次朝易飞冲撞,却都被易飞身子外的光罩弹回。

嗤嗤声不断,恶鬼每一次冲撞,都将光罩撞击的变形,不过恶鬼也被光罩烧蚀的冒出阵阵青烟,看起来恶鬼也并不好受。

易飞缓缓走到床前,床上的楚汉,也就是楚江月老爹,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滚,都给我滚,你这个恶魔!”

楚汉一下就从床上坐起,并朝易飞脖子掐来。

楚江月一声尖叫,只见楚汉深凹的眼眶里,那俩眼虽然瞪的老大,可却根本没有一丝黑眼珠,全都跟煮熟的鸡蛋一样,惨白一片,格外渗人。

“哼,真是撅屁股看天,有眼无珠,还敢跟本少爷亮爪子!”

易飞身子一窜,不退反进,一巴掌就拍开楚汉的胳膊,而后他飞快的探出右手,在楚汉下巴上一捏。

楚汉嘴巴就张的老大,易飞左手一拍,将丹丸塞进楚汉嘴里,只见楚汉喉咙涌动,那丹丸就被囫囵吞下。

而后易飞双手飞快的在楚汉胸口疾点,一股黑气从他头顶喷薄而出,楚汉喉咙咯咯涌动,而后他身子一软,就朝床上瘫去。

不过此时楚汉黑眼珠却是翻了出来,并艰难的朝楚江月喊了一声“月儿”。

楚江月惊叫一声,就扑到床边,抓起楚汉的手,哭了起来。

“爸,爸你醒醒,呜呜——”

楚江月哭了好一会,易飞才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没事了,老丈吞下烈阳化煞丹,这邪灵就无法再侵蚀他的生气,我再给他服些补气养神的丹药,待明日将这恶鬼炼了,他身子就会慢慢恢复!”

楚江月红着眼睛向易飞点了点头,就退开身子。

易飞又从储物袋里掏出几颗丹药,塞到楚汉嘴里,并命令红金龙:“准备法阵,防止这恶鬼狗急跳墙,伤害老丈,明日午时,开始炼化!”

“好叻,大王!”

红金龙一下就蹦到床边的桌子上,它大嘴巴一张,就吐出几个铜盆子,铜盆子里放着调好的符水,花花绿绿各种颜色都有。

红金龙将楚汉的衣服扒去,就抓着几支符笔,飞快的在楚汉身上画了起来。

“走吧,剩下的事情,红金龙就弄好了!”

易飞将楚江月拉到旁边,就朝楚江月问了起来:“你把老丈受伤的情况,仔细跟我说一说,我好准备明天的炼化事情!”

见易飞真的准备炼化,楚江月也激动起来,不过她偷偷瞄了一眼易飞,想起自己的许诺,脸登时就红了起来。

“你不耍流氓的时候,还挺好看的!我爹从发病以来,从来没清醒过,也没再喊过我!”

难得的,楚江月先夸了易飞一句,不过易飞却哧了一声:“谁不知道幻沙城易大公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母猪见了会上树公鸡见了会下蛋,人称智慧与美貌并存的风流小王子!”

眼看易飞又要恢复流氓样,楚江月就没搭理他,而是说起了正事。

“一个多月前,我们风和公司,看上了苍山的那块地皮,不过嘉正公司也看上了,但我们风和公司中标的概率最大。

那天我爸去视察那块地,谁知路上遇到了嘉正公司的董事长魏长安,魏长安身边还跟着个黄袍道士,叫黄大仙。”

说的这的时候,楚江月眼中慢慢就浮现出一股惊恐与愤怒:“我爸跟魏长安走了一会,就发现那片荒地上有几个坟头。

就在这时,那个黄大仙怪叫一声,说坟里有鬼,随后他就拍出几张符纸,坟地周围顿时飞沙走石,只听一声鬼叫,怪风就消失了。

那晚回来,我爸就开始生病昏迷,怎么治都治不好!”

易飞点了点头,摆手道:“一个冤死的小鬼而已,仙子且洗净身子,等我明日炼了这小鬼!”

看着易飞得意的样子,楚江月红了红脸,她犹豫一下,还是看着易飞道:“你知道你患了渐冻人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