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艳宫杀:嫡女惊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古代言情排行榜

第一卷第19章 卖主求荣

昨天从老夫人处回来张妈妈就直接窝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见人。

展欢颜知道她是在权衡利弊,试图在自己和江氏之间做出选择。

而显然的……

因为巧心的事,现在张妈妈心里的那杆秤终于瞬间失衡了。

“妈妈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展欢颜道,作势就要亲自弯身去扶她。

张妈妈避开她的手,抹一把眼泪赖着不肯动,哀哀说道:“大小姐,奴婢有罪,看在奴婢服侍您多年的份上,您救救奴婢吧,日后奴婢当牛做马也定当听大小姐的差遣。”

展欢颜微笑,似是对她的话并未在意,仍旧执意拉了她起身,道:“妈妈的话都把我绕糊涂了,平白无故的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巧心才刚刚出了事,若再叫人看到你这样,怕是要嚼舌头,以为是我怎么苛待了院子里头的人了。”

她说着,就重重叹了口气。

这一口气压在张妈妈的心上,张妈妈腿一软,刚爬起就又重新跪了下去,慌张道,“大小姐,奴婢虽说以前是夫人房里的人,可是自从被指派去庄子上跟了小姐之后可是事事都以小姐为先的。而且……”

而且昨天那件事之后,江氏已经不可能再相信她了。

展欢颜在心里把她的后半句话补齐。

“妈妈对我的好我自然都是记在心里的,而且昨天若不是妈妈提前把老夫人的打算对我通了气,这会儿我只怕已经被送回庄子上了。”展欢颜道,似是感慨的重新把张妈妈拉起来,会心一笑,道:“妈妈有什么话,咱们进屋里说!”

“是,大小姐!”张妈妈喜出望外,顺势爬起来。

展欢颜的眸光一扫,突然扭头冲着院子外面喝斥了一声道:“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张妈妈的心跳一滞,无声的垂下了头,掩饰住眼底的神色。

“大小姐,是奴婢!奴婢有事禀报!”躲在灌木丛后面的巧玉硬着头皮走出来,低垂着脑袋并不敢去看展欢颜的脸,只就屈膝施了一礼。

“何事?”展欢颜冷着脸道,语气不悦。

“刚刚奴婢在花园里遇到了二小姐的大丫头海棠,她说今儿个一早二小姐脸上身上又起了疹子,好像是之前的病症又复发了,奴婢特来询问大小姐一声,大小姐要不要前去探望?现在夫人卧床,您和二小姐毕竟是亲姐妹。”巧心小心翼翼道,神情慌乱而紧张。

理由是她临时胡诌的,但展欢雪的病症复发却是事实。

“二妹妹的病又犯了?”展欢颜道。

“是!”巧玉点头,“听说比上回还要严重一些,古大夫已经去了。大小姐可是要去探望?奴婢也好叫人准备礼物。”

“二妹妹病了我自然也是着急,可是妹妹的病情特殊,祖母上回就下了命令,不准人随便出入听雪楼。”展欢颜面有难色的想了想,“这样吧,你先去把礼物准备好,等过几日妹妹的身子好些了我再去探望。”

“是,还是大小姐想的周到,奴婢这就去准备。”巧玉应着,一直没有抬头,快步进了偏院往库房行去。

“这二小姐的病才好了没几天,怎么又发作了?”张妈妈唏嘘不已。

“是啊,怎么就又发作了呢?”展欢颜遥遥望着听雪楼所在的方向微微失神,闻言就收回了视线,问道:“妈妈可是知道二妹妹平日里都是什么时辰安寝的?”

“嗯?”张妈妈一愣,却没多想,如实回道,“怎么也得二更以后吧,尤其二小姐那里,她平日里喜欢听戏,家里养着戏子不方便,夫人便请了几个擅长皮影戏的媳妇子在听雪楼住着,听说二小姐每晚还都要听一段戏文才会睡的。”

“原来是这样啊……”展欢颜的眼睛眯了眯,怅惘的出了口气。

果然是这样!

之前她回府那天在大门口偶然瞧见有人从侯府翻墙出去,那个人影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能一眼就辨认出来,就是二皇子北宫驰。

堂堂一个皇子做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来翻臣子家的院墙,一定是事出有因的,偏偏当天晚上展欢雪就因为苏合香过敏请了大夫。

而昨天晚上她散步时候偶然路过听雪楼门前,当时不过初更刚过,展欢雪的院子里就熄了灯,再紧跟着今天她就再次病发了。

昨天展欢雪当众受了委屈,若是有人过意不去晚上潜入听雪楼里安抚她……

这似乎也是说的过去的。

展欢颜想着,就不觉得微微发笑。

张妈妈一直注意着她的神色,见状就不觉的皱了眉头,提醒道,“小姐还是先进屋子里去吧,您一早起来还没用饭。”

展欢雪病了,哪怕只是做做样子都好,也万不能叫人拿住把柄。

“我身边多亏了有妈妈在呢。”展欢颜感激一笑,移步回房。

张妈妈喊了一个粗使丫头让招呼人去厨房取早饭,自己则是跟着展欢颜一起进了屋子。

关上房门,张妈妈就迫不及待道:“小姐,昨天那件事虽然小姐暂时撇清了关系,可是依着夫人的为人,只怕不能善罢甘休的吧?”

“是啊!”展欢颜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随即怅惘一叹,“说起来也真庆幸那香饵被发现的早,母亲若真有个什么闪失,祖母和父亲也都要跟着伤心死了,背后那人真是丧心病狂,居然能下的去这样的毒手。”

“那齐掌柜的已经被送去了衙门,二殿下特意关照京兆尹大人严审,却也不知道那齐掌柜是怎么想的,明明是被人收买了,可就是死扛着不肯招认。今儿个一早衙门的人已经来回话了,左右是死不认账,京兆尹大人就下令查抄了百蝶轩,又命人打了那齐掌柜三十个板子,判了充军流放了,算是给咱们府上一个交代,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那齐掌柜看着唯利是图的一个人,居然顶着得罪侯府和齐国公府乃至于二皇子的风险也要抗下这个罪名,张妈妈着实想不通。

若在前世,展欢颜也肯定难以理解,但是现在她却一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齐掌柜是宁死也不会供出崔姨娘的。

“到底是家丑不可外扬,闹到这个份上也差不多了。”展欢颜垂眸喝了口茶。

张妈妈的眼睛一亮,看着她道:“大小姐……您……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妈妈不要问了!”展欢颜只是苦笑,“横竖这一次是母亲受苦了,但也好在是发现及时没叫她肚子里的弟弟有危险,既然祖母和父亲也都默认了这样的处置方式,以后妈妈也休要再提了,就当没有这回事!”

这样说来,她是真的知道什么?

张妈妈难掩心里的激动,眼珠子转了转,连忙跪下去道:“大小姐,这件事可不只是针对夫人一个人的啊,那人分明是想借着夫人的肚子做文章,她真正要针对却是大小姐您啊,您想想,昨天若不是咱们发现的早多想了一招,现在您可能就真的已经被送回庄子上去了。这样用心歹毒的人,她能害你第一次,自然也就能害你第二次。您是好心性的,可是这样一再退让,却难保叫人觉得您是个好欺负的,以后再要设计害你可怎么办?”

“张妈妈!我说过了,这件事休要再提!”展欢颜恼羞成怒,大力的把茶碗放到桌上。

张妈妈被她的声色俱厉吓了一跳,几乎本能的就要以为她是心虚,但是见她满面怒色的模样又觉得不像。

如果江氏那里真是她动的手脚,她也万不会和自己说这些。

“大小姐……”张妈妈委屈道,“奴婢这也是为了您好,而且现在您还为了这事儿和夫人之间起了嫌隙,若不能把真正作恶的那人揪出来,日后您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她说的情真意切,展欢颜的神色之间似乎有些动摇,但还是抿着唇角不说话。

张妈妈越战越勇,继续游说:“大小姐,现在不为夫人,哪怕是为了您自己您也万不能这样忍气吞声了,否则后患无穷啊!”

展欢颜听着,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揉着眉心道:“张妈妈你说的道理我如何不懂,可是这个人么……”

她说着就面有难色的顿了一顿,看着张妈妈情真意切的脸孔,继续道,“妈妈你起来吧,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件事我也前后思量的很清楚了,昨天的事情并不简单,那人一则针对我,想要借母亲的手把我遣送出府,但背地里却对母亲下手,也是要除去父亲的子嗣啊。父亲已经不年轻了,可是一直膝下无子,全家人都着急,若是母亲这一胎能诞下个儿子,她的地位就再也不可撼动了,我们几个姐妹日后也就有了依靠。妈妈您想想看,府里上至祖母和父亲,下至我和二妹妹,谁不盼着母亲早日生下弟弟,可是偌大的侯府,也总有人的心思的和我们不一样的……”

她的话说的很明白,却没有指名道姓。

张妈妈何其精明的一个人,眼珠子一转,惊呼道:“大小姐您是说……是……是崔姨娘?”

“嘘!”展欢颜赶忙一把捂住她的嘴,呵斥道,“不要乱说话,有些事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莫要说出来。你也知道,我刚刚回府,在这府里举步维艰,我可不能随便得罪人的。”

张妈妈脸上神情大骇,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展欢颜叹一口气继续道:“其实母亲的为人精明,若不是因为这一次的事关乎己身叫她乱了方寸,她应该已经揣测通透了里头玄机了,这一次她也是当局者迷了。”

张妈妈脸色发白,一直没有吭声。

展欢颜斜睨一眼她的脸色,只当没有看到她眼底的算计,慢慢道:“其实我说这话也不是空穴来风……”

张妈妈一个机灵,立刻就有了精神:“大小姐可有证据?我们去找老夫人做主!”

展欢颜摇头,张妈妈突然就失望了,然后却听她又说道:“崔姨娘是庆州人吧?”

张妈妈一头雾水,不明白她何出此言。

展欢颜却是笑了笑没再多言。

不多时丫头送了早饭过来,展欢颜用饭的时候张妈妈就满怀心事的退了出去。

这一整天因为展欢雪病情复发整个侯府又是鸡飞狗跳人人自危的闹了一通,展欢颜却是我行我素,每日里关在房里看书或者绣花。

相安无事的又过了三日,第四日晚上展欢颜已经睡下了,却被张妈妈拍门叫醒。

展欢颜推门出去,却发现彼时整个府邸居然灯火通明恍如白昼一般,西北角崔姨娘的院子那边还有隐隐的吵嚷声传来。

“怎么回事?”展欢颜道。

“大小姐,老夫人派人来请,让您过去,崔姨娘的院子出了大事了!”张妈妈道,脸色阴沉的十分可怕,借着夜色遮掩掩饰住眼底煽动的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