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畅销小说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全文阅读_言情小说排行榜

第一卷 心悸游戏第20章 刺激失声

东方凌锐利的眸子发现她的异常,上前猛的擒住她的双手,反手托起扣在怀里,停止她的自虐。

看着她凌乱的发丝,无助迷茫的眼神,有些走光的雪白肌肤,东方凌大掌扯过薄被将她圈住,打横抱起,直接坐电梯到达车库,小心翼翼的坐上速度之王的银色保时捷内,这才掏出手机,按下一个键,声音冰冷的道,“我要出去一趟。”

话音方落,他便挂断。在他怀中的人仍在瑟瑟发抖,闭着眼的睫毛轻轻颤动。

“老大,去哪?”飞速赶来的阿奇,坐上驾驶座,有些气息不稳的问。

东方凌略微抬眸,薄唇轻启,“最近的医院。”

阿奇得到指令,立马发动车子,倒出车库,出了别墅之后,以着极其飞跃的速度行驶在公路上。

车外疾风暴雨,雨点砸在玻璃上啪啪作响。

驶入市区,车子放慢了速度行驶,片刻便停在了‘长康医院’门口。

阿奇下车,绕到车尾厢拿出黑色的雨伞撑开,走到左侧为东方凌打开车门。

走进医院,大雨夜来就诊的人依旧很多,东方凌皱眉。抱着一床薄被的他,让众人纷纷注目,这才看见薄被裹着个小女人。

三分钟后,阿奇来带东方凌面前,身后跟着这家医院的主任,主任朝着东方凌弯腰恭敬的模样,也让众人纷纷猜测,这个男人是谁。

不用排队,东方凌跟着主任直接来到耳鼻喉科。

检查完后,医生温和的声音说道,“只是受了些刺激,导致语言功能失常,稳定情绪,十天内尽量不说话就行了。”

东方凌挑眉,这么简单?

“咳咳,病人的情绪非常不稳,这个是关键。还有病人生完孩子后,有些营养不良,需要多加调养身体。”

“营养不良?”

“是的,这也是跟病人的心理方面有关,伤心过度导致食欲不振,长期下来就会营养不良。”

“注意事项有哪些?”

“主要还是让病人放开心胸,真正的快乐起来。另外早晚三餐必须营养搭配,保持优质的睡眠状态,咳咳……不要过多的运动。”

“没有了?”毫无在意医生的暗示,他淡淡的挑眉。

医生连连点头,这个男人身上那种冷色气质,已快让他的办公室结冰了。

温诗诗听着他们的对话,不说话怎么行啊!她不说话怎么让东方凌放了文翟哥?她一双水眸哀求的看向医生,希望他帮她。

“我已经放了他。”东方凌伏在她耳畔轻声呢喃。

她倏然转脸,唇瓣相贴,愕然分开。

一双眼睛盯着他,你真的放了文翟哥?

接收到一抹肯定,温诗诗这才沉沉的闭上双眼。

东方凌一脸紧张之色闪过,瞪向医生。

又是一番检查,医生清了清嗓子,“咳咳……她只是太累,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一轮红日缓缓东升,狂风暴雨过后,俨然一个大晴天。

得知文翟哥回家了,温诗诗一夜好梦。

而她自己,只有在三月之期结束之后,离开这里。

可还有一月半的时间,她该怎么办?

想到昨日医生的话,或许她可以装作哑巴,快快过完这段时间。

眼珠流转,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她闪过喜色,穿上衣服让她稍微有安全感。

看了看时间,她该下楼弄早餐了。简单的梳洗一下,温诗诗下楼,还未走进厨房,就听到厨房内有细微的动静,她面露疑色的走过去探头。

还没凑近,就有一个年近五十的大妈端着早点,笑意盈盈的走了出来。

“小姐您好,我是老爷调过来照顾少爷起居的张妈。”张妈端着一盘早餐,笑着道,“这是您的早餐,快些吃吧。”

温诗诗的眼角不自然的抽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少爷有规定,小姐必须在七点前吃了早餐。”

我不是什么小姐,你是谁?

还有,你口中的老爷是谁,少爷是东方凌?

温诗诗忘了自己说不出话,只见她的手一会儿指指自己摆了摆,又指指她,晃了晃。最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表达的是什么,一脸挫败的接过张妈手中的早餐,端进饭厅。

盘子内,有清淡的皮蛋瘦肉粥,一大杯热豆浆。

温诗诗望着早餐,好看的秀眉微微皱紧,她真的吃不下,可是张妈却在一旁守着她。似乎她不吃掉,就不离开。

温诗诗你忘了吗?不是说好装个哑巴,乖乖听话,以求快点离开吗?

想到这里,她拿起勺子,开始慢慢的吃起来,粥的味道很棒,口感也不错,她喝了一口豆浆,浓而不稠,味儿香,不一会儿,她竟然全都吃光了!

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张妈,发现后者慈爱的对她笑开了眼,嘴都合不拢。突然,让她想起了在家的妈妈,她马上跑到房间,却找不到自己的手机。

这才发现,她的手机落在了那个酒店的房间。又马上跑到楼下,想要跟张妈借手机,但张妈的一句话就让她心沉谷底。

“小姐,少爷有交代,您要打电话,需要先请示他,客厅有电话哦。”

什么!这个霸道的男人!

她打个电话还要请示,她只是卖劳动,签了三个月女佣合同而已,又不是卖身,居然什么都要管着。

温诗诗,你不是早在一年前就卖身了吗?

她真的很想妈妈,很想回家。心凉的走到电话旁,拿着张妈给她的号码,轻轻的按下去……

枯燥的嘟嘟声……

电话被接起,冷冽的磁性声音传过来,“什么事?”

我想打电话给妈妈……

张开嘴,就是没有声音,突地挂断电话,无声的抽泣着,这样的她,怎么打电话,泪肆意在脸上流淌。

突然手下的电话响起,她反射性的退开。就那么听着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冲击她的耳膜,温诗诗捂着嘴,逃也似的跑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内,捂在被子里任泪水直流。

电话那端,东方凌的眉头深皱,片刻失神。

“是那个小妹妹?”唐闵晨语气故显轻佻,一双湛蓝的眸子透着暧昧的看着他。

东方凌的身体陷在沙发内,含笑的对上他的眼,“你想知道什么?”

“Oh,拜托你不要笑成这样啦,搞得我一颗心乱撞!”唐闵晨激动的口吻,大掌搞怪的捂着胸口,一副被迷得受不了的陶醉表情。

沙发上的男人嘴角抽搐,好看的剑眉上挑,“你不去‘夜南河’太可惜了!”

夜南河,T市最大的娱乐场所。

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穷奢极欲的夜场,无欢不归的人潮,拍卖一夜,高档‘牛郎’出场费更是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