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全本小说网完结全本小说网

畅销小说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全文阅读_异能小说排行榜

第20章 岳母不喜欢女婿

钱龙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院子里上演的喜剧,心里纳闷,这就是所谓的上流人士?怎么感觉这么下流呢,太恶心人了。

江梓晴尴尬的俏脸绯红,俗话说家丑不外扬,让钱龙见到她家人这副嘴脸,她有些不好意思。

“爷爷!”江梓晴喊了一声,微笑着走了过去。

而躺在那装耳聋的江树森,听到江梓晴的声音,嗖的站起来,笑呵呵道:“晴儿来了,快过来,哎呀,爷爷这些天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都好久没认认真真看看乖孙女喽。”

见到江树森老顽童的样子,钱龙哭笑不得,心里也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江树森能成为老头子的朋友,原来两人性格差不多。

而李美丽和江玉郎见到江梓晴来了,脸色却不好看,他们陪尽笑脸奉承了这么长时间,老爷子屁都没放一个,江梓晴就喊了一声爷爷,老爷子就跳起来了。

“晴儿,你太不像话了!”李美丽扭腰摆臀的走过来,拦住江梓晴,一脸的怒容!

“妈,我怎么了?”江梓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似乎是在竭力控制怒火。

“怎么了?你爷爷出院这么大的事……这是谁?”李美丽话没说完,突然看到了江梓晴旁边的钱龙,特别是江梓晴竟然还挽着钱龙的手臂,这让她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岳母您好,我是晴儿的未婚夫钱龙!”钱龙尽量表现的笑容温和,第一次见岳母,必须得留个好印象。

而其他人听到钱龙的话,却一个个愣住了。

岳母?

就连江梓晴夜愣了一下,钱龙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自己只是答应了允许钱龙追求,可并没有答应做钱龙的男朋友,更别提未婚夫了,不过她也没有反驳,毕竟钱龙脾气火爆,自己要是当众打脸,钱龙岂不是下不来台?

“你是……老爷子给晴儿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李美丽脑袋有些抽筋,昨天才相亲,今天就已经订婚了?紧接着她怒了,女儿定亲,自己这个当妈的竟然不知道,这下她看向钱龙的眼神就不善了,越看越不顺眼。

“是!”钱龙笑呵呵的点头。

“是什么是?你们定亲,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李美丽脸色不善道。

“……”钱龙暗呼坏了,似乎岳母对自己这个女婿很不满意啊,这可麻烦了,自己还没追上江梓晴呢,就得罪了岳母,以后追起来岂不是更难?

他正准备说几句好听的,江树森走了过来,道:“晴儿的婚事我同意了就行,你不用管!”

“爸,我是晴儿的妈妈,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管呢?”李美丽气氛道。

江树森听到李美丽这么说,老脸上出现怒容,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终归没有爆发。道:“美丽,有些事我给你留面子,别逼我当着钱龙的面说出来。”

“我……”李美丽闭上了嘴,老脸憋得通红,气呼呼的转身跑了。

江玉郎见妈妈气跑了,也灰溜溜的跑掉了,他知道爷爷不喜欢他,就算留在这里也得不到好脸色。

钱龙一脸呆萌,这一家子怎么回事,乱八七糟的。他心里有些担忧了,似乎自己和江梓晴的事并不好办啊,就算追上了,也不好娶,看来自己得想个办法讨好一下未来岳母才行。

“晴儿,小龙,咱们屋里聊去!”江树森嘴巴咧的跟荷花似得,一手抓着江梓晴,一手抓着钱龙,嘚嘚瑟瑟的走进别墅!

而李美丽气呼呼的走出去后,上了自己停在外边的宝马小车,呼呼大喘气,好一会儿之后,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接通后脸上挂起谄媚的笑容。“邱少,没打搅你吧?”

“阿姨这话说得,您打电话,我就是再忙也得腾出空来啊!”

李美丽很满意邱少游的态度,比钱龙好多了,道:“邱少,我可提醒你,你再不回来,晴儿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阿姨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李美丽添油加醋把钱龙和江梓晴的事说了一遍,狠狠的黑钱龙,把钱龙说成一个死不要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乡巴佬,花言巧语欺骗了江梓晴。

“我知道了,现在我就去定机票!”

挂断电话,李美丽咧开嘴得意的笑了,心里冷哼哼,钱龙啊钱龙,你就等着吧,邱少游可不是好惹的主。

别墅里,江树森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钱龙和江梓晴,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般配,道:“小龙,你小子够鸡贼的,先是假冒晴儿的海归男朋友,取得晴儿的好感之后,直接就把相亲给省了。”

“呵呵,这都是缘分!”钱龙笑呵呵道,琢磨着怎么将话题引到江树森手中那个宝贝上。

却不料江树森先忍不住了,问道:“小龙,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中蛊毒?”

“我都知道了,也见过给您下蛊的那个人。”钱龙微笑道。

江树森脸色一变,暗暗惊讶,这小子到海城才一天,就查出了下蛊之人?问道:“给我下蛊的可是毒皇?”

“不是,是毒皇的徒弟鲁易发。”钱龙摇摇头,干脆直入主题,道:“老爷子,鲁易发什么都跟我说了,那东西留在您手里就是个定时炸弹,还是交给我吧。”

“这……”江树森动容了,震惊道:“鲁易发怎么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您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对付鲁易发那样的小角色,很简单的!”钱龙微笑道,江树森既然是老头子的朋友,应该知道他是七绝门少主的身份。

而且从鲁易发那里听到的话也确认,江树森身份很不简单,搞不好也是他那种层面的人,所以跟江树森说话,没必要遮掩太多。

“以你的能力,对付鲁易发确实不难!”江树森点点头,他当然知道钱龙的身份,甚至他还知道很多钱龙不知道的秘密。可他却不知道钱龙血佛的身份,毕竟就连钱龙的师父,也刚刚知道这个秘密。

见钱龙一直以审视的眼神看着他,苦笑道:“小龙啊,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惑和猜测,但是我暂时不能跟你说。”